2019/05/13

Raymond Chandler著;易萃雯譯,《小妹》

  • 像這類演豪門鉅富的電影裡,每個人都笑得太多,講得太多,而且也都心裡有數。
  • 自己養的狗的眼睛,全世界最動人的就是這個。
  • 秒針像挨家兜售的推銷員一樣不停地繞著圈子跑。
  • 一個女人不管有多少愛人,總有一個是他不甘心讓人搶走的。
讀了村上春樹的作品,尤其是他對文壇創作者的評論,不難發現他對Chandler的景仰。再讀過Chandler的作品,更可以發現村上許多風格都可以找到其學習甚至模仿的對象。村上有許多不著邊際的比擬,在此可以看到類似的寫法,但是,比村上圓熟而貼切,閉上眼睛,你會覺得作者的比擬還真的傳神,遠勝於用任何的形容詞或副詞。當然,這些近乎俏皮話的描述,必須出自一個對一切成竹在胸,對自己充滿自信,而對外界紛擾或是權力象徵充滿疏離以及鄙夷的人物之口,他就是Chandler系列作品中的私家偵探馬羅。
  一個鄉下的小女生找上馬羅,說她的哥哥到都市工作,以前會定期寫信回家,可是最近失聯了,請他找尋。當然主角是在閒著也是閒著的情形下接下了這個case。然而,在逐步追查卻逐漸發現有人受害之後,才發現她哥哥早已威脅一位漸漸走紅的女星許久,只因他偷拍到該女星和黑道大哥一起吃飯的鏡頭。
  最後的真相我沒能由作者的文字中推出,只能由主角敘述。被勒索的女星竟是最開始求助於主角的小女生的異母姊姊,而同在一起的黑社會大頭頭則已轉型,頗有成就。女星被勒索,但她不知照相者即其弟,求助於黑道大哥,後者乃用各種手段想取回照片。
  小妹將其兄藏身處告知黑道大哥,另一個女人出面去殺了他。黑道大哥將其兄死亡消息告知小妹時,她槍殺了前者。出面殺人的女人其實是收留小妹兄並利用其進行賣毒勾當的醫生之前妻。醫生因早年和黑道一段往事才躲到鄉下去行醫。
  作者的小說總是這個調調,無辜單純的角色到最後才證明是真正的狠角色。而且在書還有三四章時兇手便伏法,剩下的章節則讓主角把真正的藏鏡人一個一個的揪出檯面,大出讀者之意料。但是,有人能看得出來主角是如何得出的結論嗎?
  出版社將Chandler的作品出了譯本稱「雷蒙‧錢德勒作品系列」,不知是否全收齊了?同時,也令人好奇,收他的全集和村上春樹的推介有無關係?
  唐諾在書前的「導讀」中,以〈正義得償?〉作為篇名,主題是兇案是否一定要破?兇手是否一定要伏法?在我們以往的教育中,正邪是黑白一般的二元論,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做錯事(不論他是有心、無意、或是被迫因應),都應繩之以法。或許,不僅在小說中,在真實人生中,甚至日常應對中,多一點人性關懷,就不會有如此的堅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