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2

Raymond Chandler 著;焦雄屏譯,《再見,吾愛》

  • 抽煙斗使人有沉思狀,即使甚麼也不想。
本書也是由幾篇短篇組合改編而成,讀起來一直懷疑是不是已經讀過其他譯本,後來出現幾處和印象中不同的轉折,才確認不是同本書的不同譯本。但是講到改寫,馬上想到一個問題:結局要如何修改?甚至裡面各角色原來的正邪在新版本中是否要來個大轉變,否則買過短篇的人再買長篇豈不覺得受騙?
唐諾在書前的導讀文章〈七呎大的粉紅小甲蟲〉中認為,「偵探小說理論上不該太處理愛情,這是它早期的誡令之一。對驕傲的偉大推理作家而言,這代表理性思維不足的灌水行為,有用感官的『原始伎倆』遮蓋作品本身不飽滿之嫌」。確實,對於任何一種型態的作品,閱聽人都有其基本假設,也有其喜好的取向,而他們之所以喜好某一種類型的作品往往因為該類型的基本假設和其喜好相投所致,背離了這項假設,作者便有江郎才盡的嫌疑。正如同玉女歌星突然開始拍寫真集了,我們便認為她的人氣已開始消散一般。然而,在本書中,有一位前警局長的女兒莫名其妙地便愛上馬羅,只是覺得對方言行很酷。這個花瓶角色拿掉,似乎於故事無損,所以,灌水囉。或是作家在型塑一個男性角色時,還是忘不了加添一點異性緣以增加幻想,或是滿足自己的幻想?
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獨力搶了銀行,但因有人檢舉而入獄數年。出獄後他一直想找他入獄前的女友,而其實她在他入獄期間根本沒去看過他,連信都沒有。他到她當年上班的場所,而該場所已易手多次,且成了黑人俱樂部。他因被拒入而殺了經理。馬羅因被他拉入作伴,而染上此事。整個後半部,馬羅和警方一直在找這個大傢伙。
一個貴婦嫁了一個有權有勢的老男人,她在外如何和男人勾搭,他一概沒意見。一次她和男友出外參加活動時被劫,難得戴用的珍貴翡翠項鍊被搶走。劫匪要了一個不低的贖金,但遠低於該項鍊的價值。男友付錢聘馬羅陪他前往付贖,結果遇襲,男友被殺。
女子結交的小白臉男友專門和貴婦勾搭,並摸清他們的家庭,再製造機會由另一批人出面搶劫。由於都有用較低的贖金取回,事故未得聲張。高大男子回來,令貴婦心生畏懼,要由小白臉處理掉知情人士。
馬羅一直因為自己收小白臉的錢,而執著要追求其被殺一案,最後發現竟和高大男子之案有關。至於他在猜出整個故事後,竟找以灑錢方式選上的市長幫忙帶話給男子,也是令人摸不透的手法。找他,只是因為,只要他願意,他絕對有辦法傳話給任何人。
  最後的結局和上次出現的篇章不同。馬羅視破該貴婦即是高大男子的前女友,而她不顧一切只想往上爬,包括檢舉男子以得到獎金以及嫁給富有的老病夫。馬羅要男子躲在更衣間,而自己誘女子承認一切。男子聽完,出面向女子表示只要舊情,卻被女子槍殺。
  馬羅運氣一直很好,賭都賭對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