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5

柳宗元,〈捕蛇者說〉

  永州之野產異蛇,黑質而白章白色的紋采,觸草木盡死;以齧ㄋㄧㄝˋ 咬人,無禦之者無人可抵抗牠的毒性。然得而腊ㄒㄧˊ 製成肉乾之以為餌藥品,可以已治癒大風麻瘋之類的惡疾、攣踠ㄌㄩㄢˊ ㄨㄢˇ手腳彎曲不能伸直的病。、瘺頸腫ㄌㄡˋ ㄌㄧˋ 惡瘡;惡疫,去死肌壞死的肌肉,殺三蟲體內的寄生蟲。其始太醫以王命聚之皇帝的命令而搜集這種毒蛇,歲賦其二。募有能捕之者,當抵稅其租入。之人爭奔走焉。
  有蔣氏者,專專門於其利補蛇的利益三世矣。問之,則曰:「吾祖死於是,吾父死於是,今吾嗣接續為之十二年,幾死者數矣。」言之貌若甚戚悲傷者。
  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將告於蒞事者主政者,更若役更改你的賦稅方式,復若賦,則如何?」
  蔣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將哀而生之乎?則吾斯役指捕蛇之不幸,未若復吾賦繳租稅不幸之甚也。嚮以前吾不為斯役,則久已病貧困矣。自吾氏三世居是鄉,積於今六十歲矣。依時序上推計算,約為玄宗天寶年間。而鄉鄰之生日蹙鄰居們的生活日益困窘,殫ㄉㄢ 竭盡其地之出出產,竭其廬之入收入,號呼而轉徙遷移,餓渴而頓勞累ㄅㄛˊ 跌倒;倒斃。,觸風雨,犯寒暑,呼噓呼吸毒癘,往往而死者,相藉ㄒㄧㄤ ㄐㄧㄝˋ 形容眾多也。曩ㄋㄤˇ 從前與吾祖居者,今其室十無一焉;與吾父居者,今其室十無二三焉;與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無四五焉。非死即徙爾,而吾以捕蛇獨存。
  悍吏之來吾鄉,叫囂乎東西,隳突ㄏㄨㄟ ㄊㄨˊ 騷擾乎南北;譁然而駭者,雖雞狗不得寧焉。吾恂恂ㄒㄩㄣˊ ㄒㄩㄣˊ 緊張恐懼的樣子。而起,視其缶ㄈㄡˇ 瓦器,腹大口小,有蓋。,而吾蛇尚存,則弛然放鬆心情而臥。謹食之謹慎餵食毒蛇,時而獻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盡吾齒養活我的生命。蓋一歲之犯死者二焉,其餘其餘時間則熙熙平安順利而樂,豈若吾鄉鄰之旦旦有是哉我的鄰居每天都憂心繳不起租稅。今雖死乎此被毒蛇咬死,比吾鄉鄰之死則已後矣,又安敢毒耶?」
  余聞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也!」語出《禮記‧檀弓》。吾嘗疑乎是,今以蔣氏觀之,猶信才相信。嗚呼!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於是蛇者乎!故為之說,以俟夫觀人風者民風,避李世民諱改人風,考察民情風俗者。得焉。
  遠在春秋時期孔子便發出了「苛政猛於虎」的喟嘆,然而,幾千年下來,情形改變得似乎很有限。何也?
  在本寓言中,農民寧可冒著生命危險抓毒蛇,以求免去苛捐雜稅。雖說屬於寓言,但也應是由實際生活衍生而來。
  古來談官場改革,談得比較多的大概屬於官的部分,吏的部分則很少提及。可以想見,這些吏都是地方土豪劣紳的親友家人,在外包攬訴訟,對於官方的征賦更是加油添醋,以在其中謀取私利。所謂「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官」,在這些吏的長期把持下,他方來的官恐怕還得靠他們指點。在黑暗的政治中,他們更是最佳的掮客,為官聚斂,更不忘自己的中飽。
現代民主政治下,雖說有輪替之機制,但是,改的也只是到相當程度而已,所謂「制度」保障了一些人,也庇護了許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人。
  對比於苛政的瑣瑣碎碎,令百姓不忍捨棄的是目標明確的具體挑戰,孔子的猛虎以及本文的抓蛇。若套於成績評定的模式,相對於大考小考一堆繁瑣的規定,直接訂一個困難的挑戰會不會比較適合一些人?只是太多人不知自己的能力,挑戰達不到又要求放水。負責評定者似乎不值得做此嘗試。
  《古文觀止》選了柳宗元三篇和政治有關的文章,可以說都是寓言故事,這是柳評時局文字的特性嗎?
  我讀的譯注者在介紹柳宗元時,說他是唯物主義思想家,有著無神論思想。大陸人就愛貼這些標籤。
  據李吉甫《元和國計簿》,除藩鎮諸道外,稅戶比天寶年間少了四分之三,軍費增加了三分之一,大約二戶要負責養一個兵。相較於悍吏下鄉之橫衝直撞,養蛇戶只要將蛇顧好,便可以安心過日子,這是最具劇力的一段。


  • 《獻曝者言》:https://drsposh.blogspot.com
  • 闕勛吾等譯注;許欽南、陳蒲清校訂,《古文觀止》,建宏:台北市,1994,初版。
  • 蘇石山編著,《革新本古文觀止》,麗文文化:高雄市,1994,初版。
  • 王鼎鈞著,《古文觀止化讀》,爾雅:臺北市,2013,初版。
  • 洪本健等著,《深入閱讀古文觀止》,五南:台北市,2014,初版。

2 則留言:

  1. 杜甫,〈石壕吏〉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墻走,老婦出門看。
    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
    一男附書至,二男新戰死。存者且偷生,死者長已矣。
    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有孫母未去,出入無完裙。
    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
    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

    回覆刪除
  2. 孔子過泰山側,有婦人哭於墓者而哀。夫子式而聽之,使子路問之,曰:「子之哭也,壹似重有憂者。」而曰:「然。昔者吾舅死於虎,吾夫又死於虎焉,今吾子又死焉。」夫子曰:「何為不去也?」曰:「無苛政。」夫子曰:「小子識之,苛政猛於虎也!」

    回覆刪除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