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9

讀韓愈〈應科目時與人書〉


  為了謀得一官半職,韓愈可是費煞苦心的。幾封求達官貴人提拔的書信都是〈與XX書〉,而這封則只是「與『人』書」,也就是抄送各家可能幫得上忙的所有人士之用,天曉得求了多少人?所以,一試再試猶得不到賞識的青年人也不必太灰心,偉大的韓愈花的心力可比我們大多了。
  歷史記載,韓愈20歲到長安,進士三次落第。終於考上後,再於唐德宗貞元九至十一年(西元193至195年),一直考到28歲,三次博學鴻詞科全未考取,只好黯然離開長安,到地方藩鎮謀職。有時真的不得不為這些讀一輩子聖賢書的人感到悲哀。讀聖賢書所學何事?一輩子求人給官做,一輩子歌頌聖上英明?
  讀書人最大的問題是好面子,心裡想得要死,嘴裡筆下卻是正義凜然,『爛死於沙泥,吾寧樂之』,可是又說希望『有力者』能『憐察』其『哀鳴』!再能辯,也是有人格分裂的危機。
  由此不禁令人想到,所謂『關說』,自古已然,於今收斂?或為烈?不談直接攸關生計的謀職,你相信推薦或申請入學沒有關說?
  不談沉重的議題,韓愈所比擬的,有些才氣不凡的人缺少的只是機會而已,如果有人願意給他機會,他的表現可一點也不輸給當時檯面上的人物。問題還是繞回原點,人人自認是千里馬,有資格扮演伯樂者又有幾人?自命伯樂者恐怕搞門閥派系的心思遠重於為國掄才。話說到底,年輕人該怎麼辦?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