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2

讀韓愈〈送孟東野序〉


  牛頓運動定律說,如果沒有外力介入,則物體靜者恆靜,動者將永遠保持其原有之速度。老子所謂『治國如烹小鮮』,也是要執政者少出餿主意攪亂人民的生活。韓愈從同一命題的另一個角度來看,今天既然有人會有所出聲,必然在某些方面有所不平。
  然而,有些不平不必然是外力引起的,也可能是個人價值取向、思維敏感度與現有世界運行方向有所不同所致。重要的是,人都可能有『鬱於中』而『泄於外』者,此時,可用的發聲工具有那些?語言、文字、音樂、繪畫,這些都是很好的工具,也可能因此培養出文學家、音樂家,或是畫家。最可怕的是一無興趣又別無所長者,最終可能落得落落寡合不為人所理解,甚至以暴力對外爭取注意。
  『物不得其平則鳴』,人更是如此。我們不可能要求世間人平等對待所有世間的人與事,更不可能要求自己對所有的不平事視而不見。因此,比較好的作法是培養一種不平則鳴的技巧,適時宣洩,以免積鬱過多導致暴衝。當然,為了當藝術家,隨時張大天線,敏銳感知世間所有變化繼而以藝術方式紀錄,那又是更高段的事了。
  孟郊,46歲才中進士,50歲才被選為縣尉,像是縣級警政首長。在這之前,他的生命大概就只有讀書(而且是考試用的那幾本書)和考試吧,想起他的《遊子吟》,不禁為古代讀書人感到悲哀,更為讀書人的家屬悲哀。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