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0

讀韓愈《送董邵南序》


  董邵南到中央謀官不成,只好想到地方藩鎮的勢力範圍去試試,這是人之常情,『吾待善賈者也。』韓愈自己其實也是這麼幹的。
  本文先是稱讚董邵南的才能,想必在地方上可以找到賞識之士,勉勵其加油。可是又話鋒一轉,不知當地風俗有沒有因為主政者而有所變化,你期待中的當地人情世故搞不好已和你想像不同哦!你還是小心些。感覺上這盆冷水潑得夠嗆。

  最後一段最耐人尋味,董邵南是對中央的機會絕望而去,韓愈卻要他去祭拜當年因受猜忌逃亡而客死異鄉的樂毅,並到市場屠狗者中尋訪是否尚有人才,並且告訴他們,中央現有英明天子當朝,可以出來做官了。這擺明了告訴董邵南:中央機會,有!對於人才需求,有!只是你不是人才,或者,至少,需求的人不是你這種人才!
  韓愈的當年境遇,對照於董生,應該有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慨,該有努力為青年才子廣開門路的胸襟,因此,前面所言應該也不是其本意。只是,為文時若放任文思奔放,甚至賣弄才情,產出的文字是否經得起不同角度的分析?恐怕要慎重。我們後人拿古人文字肢解評析固是無聊,但誰敢說當年的當事人沒這樣想過呢?
  『燕趙古稱多感慨悲歌之士』,這句話最初不知語出何處,值得查查,很多地方出現,有人同意,也有人嗤之以鼻。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