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5

讀韓愈《送石處士序》

   唐末藩鎮割據,中央政府對於地方的控制十分虛弱,加上幾
個和中央對抗的節度使,使得即使是聽從中央節制的節度使亦需自謀存亡之道。雖是和中央官階不同,但所需掌管籌措的事物其實不啻是個小朝廷,各種人才需求殷切,也因此提供了更多的機會給有志者。
  對於一位負有才華的人而言,謀得一官半職,得展一生抱負是讀聖賢書的主要目的,時機不對,未受重用而暫時去位,仍不可因此而『真隱』,仍必須在世間留下『高而明』的形象。高者,隱者般起居住臥,明者,洞澈世局成敗。高而明的形象才能以好的名聲吸引『善賈者』登門求教,也才有大展抱負的機會。孔明便是中國史上高明的一例。
  韓愈對於聘人的烏重裔以及受聘的石洪二者都是有所期許的。這些期許所希望打破的弊病在當時的歷史而言,都是常態,即使在今日,也幾乎隨處可見。例如,在上位者『務富其家而飢於師、甘受佞人而外敬正士、昧於諂言』,而在下位者『圖利於士大夫、私便其身圖』等等。君臣相得是好事一樁,作者在此文中寄上深深的期待,也但願烏石二人有所感悟了。
  石洪辭了前官職之後已有十年來未曾任官,此次收到烏重裔的聘函卻連老婆、朋友都未告知或商量便接受,第二天一早即啟程。烏的這封聘函真該留傳下來的,而不只是韓愈的這篇送行文。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