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6

登高

  「浩克慢遊」節目中,一票人登上屋頂,排排坐遠眺池上平原的農田。劉克襄說,貓登上了屋頂變成了詩人。人呢?如果是六歲的孩子,他會望著遠方立志要去的地方;如果六十歲的人,他便會懷念起曾經的種種。
  說的真好,人生中最悠閒的記憶,大多發生在夏日午後,坐於高敞處的濃樹蔭下,望著眼前開闊的平野或水面,讓心中浮想翩翩。總希望時光能就此停上,永遠在那美好的一刻。大家都知道不可能,因此,也更加的覺得來日應該再此一聚。可惜,那往往也成奢望,記得有人說,真希望永遠能這樣,另一位只輕輕的說,怎麼可能。剎那間,我們發現,在不經意的時光流轉中,一切都已改變。心理節目中,評論者總喜歡對著當事人說,你們成長的速度不同,一個已經隨著環境的變化而調適成長了,另一個仍奮力的想留在過去。所以如果還想相處,趕快讓自己成長跟上。
  有一種說法,老來不讀詩,只因過去無可追,不須獨傷悲。那麼能否再加上一句,老來莫登高?老驥伏櫪,壯心不已,說來也只是徒傷悲而已,力都不足了,何苦不放下呢?不該如此面對老年的。
  除了〈岳陽樓記〉,讀過的作品中,文人的登高之作大多是「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之類的居多。山上風大,人間情涼,很想知道登山客一山又一峰的登頂之餘,會不會有何種感慨呢?還是,山上的開闊視野真的能令人忘憂呢?或者,人生中真的曾大勝一場就沒時間或興致生這些狗皮倒灶的呻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