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9

讀韓愈〈應科目時與人書〉


  為了謀得一官半職,韓愈可是費煞苦心的。幾封求達官貴人提拔的書信都是〈與XX書〉,而這封則只是「與『人』書」,也就是抄送各家可能幫得上忙的所有人士之用,天曉得求了多少人?所以,一試再試猶得不到賞識的青年人也不必太灰心,偉大的韓愈花的心力可比我們大多了。

2017/09/12

讀韓愈〈送孟東野序〉

  牛頓運動定律說,如果沒有外力介入,則物體靜者恆靜,動者將永遠保持其原有之速度。老子所謂『治國如烹小鮮』,也是要執政者少出餿主意攪亂人民的生活。韓愈從同一命題的另一個角度來看,今天既然有人會有所出聲,必然在某些方面有所不平。
  有些不平則不必然是外力引起,可能是個人價值取向、思維敏感度與現有世界運行方向有所不同所致。重要的是,人都可能有『鬱於中』而『泄於外』者,此時,可用的發聲工具有那些?語言、文字、音樂、繪畫,這些都是很好的工具,也可能因此培養出文學家、音樂家,或是畫家。最可怕的是一無興趣又別無所長者,最終可能落得落落寡合不為人所理解,甚至以暴力對外爭取注意。
  『物不得其平則鳴』,人更是如此。我們不可能要求世間人平等對待所有世間的人與事,更不可能要求自己對所有的不平事視而不見。因此,比較好的作法是培養一種不平則鳴的技巧,適時宣洩,以免積鬱過多導致暴衝。當然,為了當藝術家,隨時張大天線,敏銳感知世間所有變化繼而以藝術方式紀錄,那又是更高段的事了。
  孟郊,46歲才中進士,50歲才被選為縣尉,像是縣級警政首長。在這之前,他的生命大概就只有讀書(而且是考試用的那幾本書)和考試吧,想起他的《遊子吟》,不禁為古代讀書人感到悲哀,更為其家人悲哀。
  在〈與陳給事書〉中特別提到,所進的十篇文字中,本序是其中的一篇,而且是以生紙塗改過的草稿奉上的,更顯出急於向陳給事(陳京)表白之迫切。因此,此文的訴說對象是孟郊呢?還是陳給事?文中列了各朝各代之善鳴者,獨於魏晉時期,認為其鳴者不及於古,評等最下。這也代表韓愈的文學觀,見仁見智了。

2017/09/06

讀韓愈〈送李愿歸盤谷序〉


  鄉居無憂時,最好的情境是『起居無時,惟適之安。』渾渾噩噩,睡到自然醒。但這有一個先決條件必須言明:衣食無憂!鄉居生活並不如古人在文章中所歌頌的那麼美好。看天吃飯,在許多季節裡,生活汲汲遑遑的程度比都市人有過之而無不及。『與其有樂於身,孰若無憂於心』,心中無憂才是真正的解脫,只是,古人的隱居多是在仕途不得已下之所為,是自我安慰?還是對外自我解嘲?

2017/08/23

讀韓愈《送溫處士赴河陽軍序》


  有些人在婚禮致詞或是送禮時,總是喜歡翻空新意,稱新娘『為民除害』。韓愈在此也是採用類似的手法,抱怨烏重裔把有才能的處士(前是石洪,現在是溫造)都給聘走了,讓我們這些不是『有力者』找誰諮詢去呢?

2017/08/15

讀韓愈《送石處士序》

   唐末藩鎮割據,中央政府對於地方的控制十分虛弱,加上幾
個和中央對抗的節度使,使得即使是聽從中央節制的節度使亦需自謀存亡之道。雖是和中央官階不同,但所需掌管籌措的事物其實不啻是個小朝廷,各種人才需求殷切,也因此提供了更多的機會給有志者。

2017/08/08

你覺得商家重視所謂的誠信嗎?

Customerloyalitycards
Source: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
wiki/File%3ACustomerloyalitycards.JPG
以前在業界時,常有機會上咖啡館去。有時是約了人談事情,有時是填補不同會議間的空檔,而有時則純粹只是找個辦公室之外的地方坐坐,紓壓解煩。除了咖啡,裡面的簡易餐點也是打發午餐的方案之一。因此,當咖啡店有所謂的儲值卡推出時,我常會捧場,甚至買了存一點錢送孩子作禮物。這些卡片推出時大概都有一些鼓勵措施,常見的是儲值一千元得點數一點,若干點數可折餐飲一份。然而,一段時日之後,這些寫在當年推廣文宣上的措施都會受到變更。
以某家「丹x」的咖啡店為例,剛推出時的文宣是儲值千元得一XX點,二XX點換餐點一份,同時另有飲料點之規定。前一兩年有一天想換餐點時,小姐告訴我,現在規矩改了,要四XX點才能換一份餐點,飲料點也完全取消了。我雖愕然,但想幽默以對,於是對著小姐說,哦,點數貶值了。她只是重複的說,沒有貶值,只是規定改了。商家片面將我儲存的點數價值折半,並取消飲料點,這算不算商業的誠信問題呢?因此,我把卡片內的餘額用光,並將該商家列為拒絕往來戶。
另一家「星xx」則是另一個狀況。早期的卡片是插卡式的IC晶片卡,現在改成感應式的所謂二代卡,舊卡在店面完全無法使用。打了卡片上面的0800詢問,馬上可以查出裡頭餘額以及點數。對方寄附回郵的信封過來,卡片寄回去,金額可退費,點數則改發無使用期限的中杯飲料兌換券,再加一張以抵卡片的押金,基本維持當年的承諾。
我無意貶台資楊外資,但是對於維護自己在客戶心目中的誠信地位之重視,二者就是高下立判。我的消費金額不高,商家想必也看不上眼,因此我更當自愛自重。拒絕就是拒絕,而且有機會就要向人解釋自己的拒絕。

2017/08/04

馬雲無人超市的聯想:無所遁逃於天地間

Big Brother Utopia Eye
Source: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
wiki/File%3ABig_Brother_Utopia_Eye.jpg
這年頭很流行一個字眼「打臉」。馬雲剛發布自己的一個無人超市,並且洋洋得意的表示Amazon的做法不可行(打臉Amazon)。沒多久,便有人跳出來給馬雲「打臉」,說那個超市根本就只是RF Id的應用「而已」。其實這種說法並不稀奇,我也沒什麼意思跟著嚷嚷或是唱反調,只是想到另外一個層面。
多年前RFid剛被WalMart試用在Gillet刮鬍刀的商品包裝上時,我跟一位對大老闆信誓旦旦將要在相關領域大有作為的研發主管到美國參加一場研討會。老實說,當時我對它了解十分有限,但聽了一場之後,我的感覺是:

  1. 台灣真的要有生意,應該是研發如何將它的標籤晶片做到極小化,單一成本降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2. 準前一個觀察,我覺得生意是有,但應該是工研院那些有研發晶片能力的單位,至於其他的,我實在眼拙。

我真正有興趣的是,當時可以預測到RFid將無所不在,甚至是用印刷的方式,包裝上的一個逗號便足以加以容納。那麼,有人能想像到,當自己身上佈滿了各家你不知來歷的廠商所加入的RFid的標籤時,將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嗎?
我來描述一下:你到店裡買一件東西,付賬時的信用卡或是實名制悠游卡便將你的個資全部和某個雲端大數據結合在一起,更可怕的是,同時也將和你購買的物件的RFid碼(這是連在你身上的實體)結合在一起。那又如何?
討論馬雲超市者所提出要解決的技術問題有二:

  1. 多個RFid標籤放在一起時,個別辨識的困難度便會變得很高;
  2. 顧客可能用物聯網工具竄改標籤內容,或是偷換標籤,讓貴的貨品變成低標價。

討論者的結論是,如果馬雲有志要做無人超市,這兩個問題都可以解決。那麼,這兩個問題可以有值得投資的解決方案後,對應到我前述的情境將是有何意涵?有,

  1. 你身上所有商品所貼的標籤(在你經過某個空間時)都可以加以讀取;
  2. 想讀取正確資料的人,不怕你用工具竄改。

整體的結果將是,你無法迴避也無法知道你正被多少人追蹤,而且是即時性、可完整紀錄的追蹤!歐威爾的Big Brother世界正可以用這個小東西完成最後一哩路。

2017/07/14

與食物有關的一些英文俚語

TIME 的 Chartoon專欄常有一些有意思的東西,可惜往往因為文化障礙而無法理解。這一張倒是簡單明確。Time, Sep 12/19, 2016, p.18.

2017/07/06

登高

  「浩克慢遊」節目中,一票人登上屋頂,排排坐遠眺池上平原的農田。劉克襄說,貓登上了屋頂變成了詩人。人呢?如果是六歲的孩子,他會望著遠方立志要去的地方;如果六十歲的人,他便會懷念起曾經的種種。
  說的真好,人生中最悠閒的記憶,大多發生在夏日午後,坐於高敞處的濃樹蔭下,望著眼前開闊的平野或水面,讓心中浮想翩翩。總希望時光能就此停上,永遠在那美好的一刻。大家都知道不可能,因此,也更加的覺得來日應該再此一聚。可惜,那往往也成奢望,記得有人說,真希望永遠能這樣,另一位只輕輕的說,怎麼可能。剎那間,我們發現,在不經意的時光流轉中,一切都已改變。心理節目中,評論者總喜歡對著當事人說,你們成長的速度不同,一個已經隨著環境的變化而調適成長了,另一個仍奮力的想留在過去。所以如果還想相處,趕快讓自己成長跟上。
  有一種說法,老來不讀詩,只因過去無可追,不須獨傷悲。那麼能否再加上一句,老來莫登高?老驥伏櫪,壯心不已,說來也只是徒傷悲而已,力都不足了,何苦不放下呢?不該如此面對老年的。
  除了〈岳陽樓記〉,讀過的作品中,文人的登高之作大多是「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之類的居多。山上風大,人間情涼,很想知道登山客一山又一峰的登頂之餘,會不會有何種感慨呢?還是,山上的開闊視野真的能令人忘憂呢?或者,人生中真的曾大勝一場就沒時間或興致生這些狗皮倒灶的呻吟呢?

2017/06/24

「遊戲設計居酒屋」開張

專門書寫遊戲設計相關教學的部落格「遊戲設計居酒屋」開張,快去看看。有不少學生設計的遊戲。
很容易記的網址:game-1-2-3.blogspot.com
或者,直接 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