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6

〈道旁老父言〉

道旁老父,髯而黑瘠,天甚寒,衣破上而露下,王子遇而嗟之。年老體邁者依舊過著辛苦的生活,一位有志於為民服務的人不禁感嘆,過去表示關切。
父曰:「小子何為嗟?」
答曰:「翁耆矣,衣食不足以勝寒餓,筋力已疲,不能得日休。小子不肖,竊有志,故敢以嗟。」
父曰:「子來前,吾語爾!夫畜者求食芻,犬者懷菹。放牧牛羊者必須隨時留意草料的供應,養狗者必須時時注意何處有肉供應。然則尸之者,宜若然耶!且不知吾輩又尸之誰也。無乃亦宜牛馬其思歟?居上位者對於百姓不是也應該如此嗎?可是為何我感覺不出現在是誰在照顧我們呢?
答曰:「太平之世,明天子在上,四民各獲其利,衣食所不及者,遊惰之民爾。處在太平盛世,偉大的領袖當政,所有的人民都可以得到他想要的好處,那些衣食不足者,都是一些不努力的怠惰之民啊!雖然,公胡為至是?」
父曰:「時運凶,有田不足以償租負,子孫散去,不能見保。然則老人者尚有罪耶?景氣不好,努力工作仍不足以繳納租稅,子孫各奔前程,難道老了就是罪嗎?
謝之曰:「公無多冤,歲饑爾,奈之何!唉!都是景氣的關係,沒辦法啊!
父怒曰:「饑可罪耶?只會怪景氣嗎?授人之羊,匪牧是思;十羊而來,九皮而歸,曰羊病死,奚牧之非,然則可乎?幫人牧羊,沒有盡力讓羊溫飽,領了十匹羊,最後只交回九匹,說羊是病死的,不是你的錯,可以嗎?小子未可與語也,又何志之有耶!」投其杖而去。追而謝之,弗復應。
《廣陵先生文集》
針對社會上的一些弱勢族群,一般政府都設有專門的部門加以照顧。在台灣,這類單位一般稱為XYZ委員會。
然而,我們看到一些坐在這個位子上的官爺,不論其所作所為,或是無意間所流露的言行舉止,不禁令人懷疑,他們真的有想到他該照顧的弱勢族群嗎?還是根本是在藉職務之便為高官巨賈服務,以打壓這些族群?
曾經擔任過某官,並不代表他曾經有為該官職理論上應該負責照顧的團體打拼過。沒見過前述的例子嗎?太多了,還需舉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