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0

讀韓愈〈與于襄陽書〉


讀著讀著,恐怕要對以往國文課本所建立的韓愈形象重新評估。這是一封向中央大官爺謀求賞識的信,說得很白,沒有您這種先達之士提拔,我無法榮顯于當時;沒有我這種後進之士為您歌頌,您的名聲也無法流傳後世。我們是相需相成的。況且,我所需要的,也不過是您一天的享受便夠了。

文人無行,這會不會是個典型代表?于襄陽在後世的評價中並不好,韓愈對他的吹捧內容,其實可以套用於任何達官貴人,而說到『文以載道』,恐是胡扯,只要對方對於自己的官路有所幫助,捧他是堯舜再世也行。
然而,這一年韓愈35歲了,對於一個一生以當官為唯一目標的人而言,他能做的大概也是巴到一個算一個吧,難以厚責之。
或許,換個正面的角度來看,人才的相互倚賴是必然的。但是,也因為這種相互倚賴的關係,許多在位者挑的繼位人選不是親密的人,便是能力不如自己的人。如果找不到信得過的人為己吹捧,也不能讓有能力的人把自己比下去。
如果,像韓愈這麼高大的人都做了這麼吹捧的工作,以便自己能謀取一份工作,那麼,我們這些渺小的眾生,到底在矜持什麼呢?寫教科書教我們要矜持的人,他們自己又幹過多少這一類的事呢?甚至,他那份編寫教科書的工作,是不是其實也是…呢?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