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7

唐德剛,《書緣與人緣》

陳之藩的作品中,《在春風裡》收的多半是他和胡適相關的互動記錄與紀念文字,本書所收作者『雜文』中,也是有多篇談的是胡適,可惜未註明發扁年月,可能有一段時間海外有著胡適熱吧。中共曾將魯迅捧上了天而將胡適打到了底,這幾年來越來越多不同的反思出現,未嘗不是一種進步。正如作者所言,不論中外古今,任何哲學家或思想家的思想和理論的價值,都應該三七開或二八開,經過時光的掏洗後,那三分的『永恆價值』還可以繼續存在,而那七分的『時代價值』就隨著時代的延長而遞減了。

這是作者在其學術研究領域之外的文章。作者的行文風格一向吸引人,除了知識淵博之外,文筆亦莊亦諧,而且深具國學基礎,一些典故和片段小句子,引得恰到好處。在談論作畫的文章中,作者主張畫家要去除俗氣必須多讀書,而且是有系統的多讀書。我想,何止畫家該如此,任何人如果想要提升自己的境界,都該依此照辦,可是,難的就在於『有系統的』這個問題了。或許,這便是老師或是指導者的重要性所在了。資訊如海,既寬且深,大海搭針,豈能盼能有所成,鑽研有成者,應該多為有心的年輕人多介紹入門的蹊徑啊。
本書也收錄了幾本書的序,長度均十分可觀。
全書大部份文章均曾發表於《傳記文學》。
----
*胡適之說讀書有心得,一定要寫下來。寫下來之後,才能變成你自己的知識。
*胡先生一輩子都叫我們做個『不受人惑的人』。
*『胡適』在中國近代文化史上已不是個單純的人名。它代表一個『文化整體』(cultural entity)。
*近代中國是一個『挑戰與反應的時代』(Age of Challenge and Response)。
*胡適之是反革命的,他不主張大刀闊斧、流血革命,他是『實驗主義』信徒,主張一點一滴的改革。
*胡適說他治學四十年,『都是圍繞著「方法」二字在打轉』。
*適之先生一輩子『治學』就始終沒有衝出『嘗試文學』和『整理國故』兩大框框。
*蕭伯納說,情書就是美麗的謊言,情書寫得愈好,謊也扯得愈大。
*汪、陳(碧君)諸逆乃詭稱漢奸主和乃汪、蔣之『雙簧』;汪氏之『國府還京都』,有『渝方』蔣公之默契。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