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2

有鵲為鄰

  大約一個月前,窗外隔鄰的遮陽棚橫桁上來了一隻不知名的棲鳥,每日天未明即出門,而於日落後一小時左右歸來。回來後不鳴不叫,只是理理羽毛便站著睡了。查了鳥類圖鑑,從身形配色及大小來看,似乎是隻喜鵲。因為每次見它都是在暗處,顏色無法分辨是黑還是深藍,不敢肯定。有了新鄰居,大家回家第一件事情便問:鳥回來了嗎?同時,說話聲也不自覺的有了節制,生怕把它嚇跑了。
  鳥類沒有積穀防饑的觀念,真可謂『一日不做,一日不食』。一個月來,它生活規律,只有兩日遲歸,將近半夜十二點才見其身影。很巧,都是週六。我們都說,它週末出去玩晚一點,無可厚非。
----------
2015/12/5
  今日,週六,一如既往,回家第一件工作是看看牠回來沒有。超過平時返回的時間一小時,依舊沒見到蹤跡。或許,週末又要到半夜了。八點多上圖書館還了書,並取回到館的預約書,進大門前先抬頭張望,卻看到牠移棲到更高更後方的位置去了,在那兒,我們將無法從窗戶望見。或許這幾天冷颼颼,那兒風較小吧。
  晚上十點,從外邊回來,想指點鳥兒的新棲地給老妻看,卻發現我們原先認識的那隻回來了,仍站在老位子,新位子是新來的另一隻。是或不是?其實也沒把握,因為二隻看起來一般大小,一般外貌。
  鳥類圖鑑說,喜鵲喜歡小群活動,不喜大群聚集,或許真的如此。也有可能另一隻早就住在那兒,我們從屋內沒發現而已。
----
2015/12/18
  這幾天鋒面過境,整天冷颼颼,望著窗外澎成一團的鳥兒,想為它做點什麼卻又無從下手,只能為它加油。今天冷鋒達到最低溫,白天只有12-13度,入夜更低。已近深夜,猶未見鳥兒歸來,或許到另一處避風去了。它們會擠在一起取暖嗎?
----
2015/12/19
  早八的課,七點出頭便得出門,在巷子行道樹上看到三隻喜鵲,嘎嘎嘎嘎的追逐著,一夜寒流無礙。
  晚上,它還是回到原處過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