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8

18比0,完封敗

    我第一件工作的老闆叫阿財,大學時參加了拳擊社,他曾經講一個故事給我們聽,講得如此眉飛色舞,我們也聽得其樂陶陶。最近看電視又想到這個故事,所以把它記下來。當然經過時光的淘洗,有些細節不能保證不是我自己無意中添加的。
    在一場全國性的比賽中,最具冠軍相的選手大家都心裡有數,號稱殺手,人人都祈禱不要太早碰到他。偏偏抽到第一場與他對壘的卻是社裡的新咖,大家都為他捏把冷汗, 他老兄卻是談笑風生,到處提醒親朋好友去幫他加油。
    鈴聲一響,只見他一上場便使出渾身力氣,不要命的、彷彿有深仇大恨的全力廝打。對手一時間似乎也被這個氣勢嚇到了,哪有人這種打法,豈不三分鐘就沒力了?等到他發現其實花拳繡腿居多,打的力道也不見殺傷力,甚至有點被激怒打算好好教訓一下這不知死活的傢伙時,毛巾從新咖休息角落丟進來了。投降!棄權!期間計算攻擊技術得分點數,新咖對殺手是18比0。可是新咖棄權,殺手雖是不戰而勝,但算是白挨揍了一場。
    一直到相當一段時日,新咖仍津津樂道:不要看某某某多厲害,全社無人敢和他對壘,只有本人有和他實戰經驗,當時戰況有多激烈你們都不知道,我已經18比0遙遙領先。哎,可惜那天早餐不新鮮,害我一時內急,只好棄權,要不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