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1

高鵬,《影響中國的85位名臣》

傳記有專傳和合傳,以特定一人為主的專傳很難,上窮碧落下黃泉唯恐資料收集不全;合傳則容易許多,只需抓住一個設定的共同點即可,人越多,要求的共同點越寬鬆越容易寫作。本書的收入條件是對中國歷史發展的影響,幾乎史書上的每一位都可以入列,因此,基礎材料是不虞匱乏的,考驗的只是編輯者剪選材料的功力了。此外,史料繁多,如何剪裁,實際反映的便是編輯者的史觀。

歷朝歷代都有所謂的民間演義,這些演義內容活靈活現簡直比真的歷史還精彩,不幸的是,它和歷史實有著很大的差異,甚至可以達到顛倒黑白的程度,《三國演義》便是個絕佳的例子。而且,這些演義對於人民的影響可能比正史還要大,讀正史時,不禁為一些人物叫屈。本書提到的另一個例子是徐績,他是唐代名將,在《隋唐演義》中卻成了老道士徐懋功。
陶侃是陶淵明的曾祖父,出身寒門,在魏晉時期『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的社會裡,憑著個人軍事才能而成為東晉的開國元勳,但卻未捲入朝廷的政治鬥爭中。值得找他的專傳來讀一讀。
對於史書,中國一向最推崇的是《史記》及《資治通鑑》,前者結末於漢武帝年間,後者則在宗室初立之年劃上句點。因此,除了特別做研究的專家學者,明朝的歷史可能是受到最少研究的朝代。加上中華民國承繼清朝之後,必定大力宣傳清朝之敝,而小說中也因之有許多明朝時代建立的幫派在進行反清工作。總之,為了上下圍剿清朝,明朝的歷史在許多方面受到了扭曲。
本書對於明朝人物花了不少篇幅釐清。例如,為『大奸臣』嚴嵩說了不少持平之論,王陽明也被下標題為『狡辯版的哲學家』,而史書對於魏忠賢的記載,作者也認為過度彰顯、誇大魏忠賢的影響力。
20年前第一次拜訪北京時,一位北大教授帶我們參觀頤和園,印象中好像Coke一罐(易開罐)要人民幣4元,而那時公車只要人民幣一毛。教授說,還好當年老佛爺把錢拿來蓋頤和園,現在能吸引觀光客賺外匯,當年若砸到北洋艦隊去,想必也都被打到海底去了。幾年前讀到當年西洋諸國清末的畫報,對於李鴻章可謂推崇備至,真有東方唯一紳士的感覺。回憶至今所讀各書,李鴻章喪權辱國的罵名就像是刻在其身上的標記,洗都洗不掉。凡此種種經驗都告訴我,所謂歷史功過,甚至歷史評價,光是蓋棺並不足以定論,要看評說者的角度,甚至拉的時間長度而定。本書對於所列85位『名臣』的介紹,大抵與現代越近者評論越多,越遠者則像是史書抄一抄而已。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