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7

雷馬克,《西線無戰事》

  國家發生對外戰爭時,校長等教育人員全面動員,英雄主義也罷,恥於落後於同儕也罷,在那種氛圍中,青年紛紛志願從軍。到了戰場,他們才發現,教師們所教的東西一無用處,平時在學校所重視的東西此時無人在乎,而真正迫切需要的東西又沒人能教,於是,他們被迫快速成熟,徹底孤單,出生入死之餘,只剩袍澤情懷。

戰爭摧毀的不只是物質文明,而且是精神文明。戰場上的拼死相搏,讓經歷的人和其他未歷其境的人逐漸疏離,美國越戰大兵回國之後,『越戰症候群』成了照護的一大重點。』
有心人的著作總是將己方的戰士描寫得英勇無比,電影中的軍教片更是人人不僅視死如歸,更是爭先赴死,個個有如義和拳附體。不管是何目的,美化戰爭的作品都是其罪莫大焉,因為這會鼓動一些膚淺的人以美好的口號而輕啟戰端,而往往流的是無辜百姓的血。
我不能說這是部反戰的作品,但是它用最基層的戰士親赴戰場時的情形,其心理的反省與覺悟條條縷析,令人從心理發出無限的同情與無力感。
召集一群熱血青年從軍並不難,從歷史便可看出。而在戰爭結束後如何讓這些戰後劫餘的老兵回復生活正軌,才是真正的最大挑戰。史書中得位者屢屢出招的殺功臣,是上位者的安頓手法,而下層來自民間的戰士呢?史書並未曾提及。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