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3

馮京,《蘇東坡新傳》



  『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是蘇東坡關於作學問的一個重要主張。同時,他主張讀書要一本一讀再讀,每次均設定一個主題,閱讀時以該主題為核心,深入探究。如此,書中內容才能熟於心,為己所用。
關於蘇東坡的為學之道,本書介紹得較其他書多些。但令我訝異的是他對於《史記》並無特別評論,而只提到《漢書》已經親手抄了三次,而且只須點出任何一段的第一個字即可開始背誦。一般認為《史記》思想較為活潑,文字也較為恢宏,為何反是《漢書》較受其青睞?或者只是作者介紹有限而有所偏?
蘇東坡最偏遠的貶所是儋州,海南島,就中國領土而言,這也是南極了。在儋州,他已64歲,但仍勉力完成整理《易傳》、《書傳》、《論語說》,並且自詡對於《易經》用功之勤,不輸給孔子的『韋編三絕』。以蘇東坡之才情,在此年紀完成這樣的著作,應該是絕對值得一讀的,只是不知有沒有人進行研究注釋就是了。
將〈水調歌頭〉中的『不知天上官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解釋為以天上、人間比喻朝廷地方,嚮往回到朝廷,又怕政治鬥爭。忘了以前課本怎麼教的,只是現在突然這麼一讀,倒覺得作者很無聊,這麼一解讀把整個氣氛都給搞擰了。
作者署名『馮京』,讓人覺得不是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