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1

李敖,《獨白下的傳統》

  中國古籍之多,可謂汗牛充棟,有興趣(甚至是有癖)於讀書者,輕易便可破萬卷。我一直相信可以『以經解經』,也就是說,不必等所謂大師為你注釋或翻譯,過目而累積的東西便可以令你讀出自己的心得來。或許李敖便是這種人。

本書列了一些和中國人有關的議題,像是:直筆、避諱、諫諍…等等,寫來逸趣橫生。許多議題在教科書上是一回事,實際又是一回事。教學生、努力叫學生相信的是一回事,事實又是一回事。這類事情其實販夫走卒也都可以舉出一缸,名嘴更是可以說得嘖嘖有聲,問題只在於,這些事情我會在意,或是當作笑料看看而已。孟子不是早就說過,盡信書不如無書。
讀本書可以學到許多平常不會接觸到的東西,我個人學到最大的收穫是『華表』。大戴禮中,對於誹謗的定義是『忠諫者,謂之誹謗』。而所謂『誹謗之木』或『謗木』,其演進包括直木供書寫、木器供敲擊、木函供投書、乃至將木片架於另一直木上成十字架形狀的木器最後美化成華表,同時也失去原始設立的功能,僅存象徵。
很多事,我們也覺得不對,但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李敖就是可以暢快淋灕,這也是他的書能暢銷的原因。但若說到發聾啟聵,那是讀者的責任,不讀其書者,不適合語及。
----
*需求與獲得是一種數學上的反比,我並未要求她給我很多,但是卻給我更少。
*老年人可訾議的地方不是落伍,而是落了伍卻死不承認他落伍,尤其在青年時代有過驚天動地的事業的人,到了老年『一官匏繫老馮唐』,酸勁兒就是大。
*很多老年人都有大遠景,長期發展的大計畫,而這些遠景和計畫卻又和他們遲緩的腳步極不相稱的,他們只知道任重和道遠,卻不曉得日暮與途窮。
*弗洛斯特在他那首『預防』(Precution)詩中,說他年輕時不敢做一個急進派,因為怕他年老時變成一個保守派。
*王洪鈞:今日的青年,比我們所能想像者更為複雜。...不去分析他們所處的環境,不去了解他們所受的教育,光是指摘他們,那是不公平的。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