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9

唐德剛,《李宗仁回憶錄》


  對於一些『有志氣』的人來說,日記是寫給別人看的。因為他知道,所謂『成大功、立大業』之餘,『成王敗寇』的道理必然使競爭失敗者有不同的說詞。為了搶奪『歷史詮釋權』,他必須經由日記寫下一切為自己有利的事物,留下第一手的史料。

而那些沒有此類深謀遠慮的人,為自己發聲的方式只好藉助『回憶錄』。也還好有這些回憶錄或口述歷史,讓我們對於一些歷史有不同的說法可參考。只是回憶錄是在事過境遷多年以後的東西,有多少資料或說法屬於事實,恐怕需要更多的判斷。其中所參雜的個人意見及恩怨情仇,更容易成為發洩不滿的一言堂。
此書是嚴謹的史學鉅著,李宗仁只是口述史料,執筆者唐德剛教授則是參採各項可信的史料進行編寫,再交由傳主進行核可。因此,寫的是傳主的見解,呈現的則是有史料可稽的史實,非一般野史或演義之任意編排材料所能比,實在值得一讀。
在以前的歷史課本中,李宗仁並沒有太多的角色,舞台上是以蔣中正為主角,李氏是在蔣下台之後代理總統,然後丟下攤子溜到美國去,還好英明的蔣公留下了這塊美麗的寶島。…
任何人都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作辯解,在政治圈中失敗的人更是有所抑鬱於心,企求一吐為快。能有機會留下這部50餘萬字的自傳,李宗仁可以說是幸運的。
中國近幾十年的紛紛爭爭,最苦的,是被驅逐生死於沙場的青年以及無端受禍的平民百姓。其產生遺禍則在於歷史相關材料上的片面之言,甚至謊話連篇。勇於思辨的人便會發現,歲數越大的人越覺得當年受的教育根本是一本片面編出的小說,知識含量十分低落。但這也代表時代的進步,隨著社會的走向開放,外來資訊的交流愈廣,人民知識水準的逐步提升,官方呈現的歷史觀點也漸次走向兩極端間的平衡點。在這演變的過程中,不同觀點(尤其是政鬥失敗者的觀點)的並陳,是一項極為珍貴的趨動力。
本書從著述到出版,真是一段艱辛的歷程,作者特為一長文以誌之。若說有什麼短缺的話,那大概就是未能整理出一份傳主的年表吧。或許有心人(或出版社成員)可以根據本書內容進行整理,再附以當時之國內外大事,當可讓讀者或研究者對於傳主在歷史中的定位有著更為清晰的了解。
----
*『一黨專政』不是當時中國政治問題的核心;專政而無能,才是政治問題的癥結所在。
*寫歷史的人,如把國民黨政權中數十員翎頂輝煌的『上將』,以傳統所謂『將才』標準來排排隊,則桂系這兩位首領(李宗仁、白崇禧),實應分居第一、二位。
*李宗仁在中國歷史上,也該算個德勝於才的君子。
*蔣氏下野而讓李某『拋頭露面』,其用意顯然是在『穩定桂系』,免得它效法傳作義,在華中地區搞『局部和平』罷了。
*如何在這些第一手史料中去甄別、取捨,那麼見仁見智就要看治史者和讀史者個別判斷能力之高低和成見框框之大小來決定了。
*當國民政府在大陸上潰退時期,蔣、李兩派人物在美國爭取『美援』的活動,都有其『一邊倒』的政策--蔣派專交共和黨;李派則專交民主黨。
*李宗仁因有交出『潛伏國特』名單的資格與可能性,而為與此事有關人員所疑忌。據傳聞,李氏就是被他們用慢性毒藥毒死的。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上冊)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下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