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7

川端康成,《山之音》

多年前,曾聽一位女性友人說到他先生任性胡為,幾乎置家庭於不顧的行為,連男方的母親都看不下去。我們關心的問,那你婆婆如何處理?『終究是人家的兒子啊!』她宏著眼眶說了。我們明白,夫妻萬一有了爭吵,不論對錯,男方家長護的還是自家的兒子。

長輩對下一代的是非仲裁,究竟該持續到什麼時候?法定成年是20歲,20歲以後的人生就該由個人一肩扛起責任?這個問題不易有適當的答案,畢竟人生路上有太多問題無法由書上找到答案,上一代走過的路、習得的經驗實在不該全然抹殺。代代從頭學起,重新經歷,似乎也太浪費了人生光陰。但是,至少有一點可以考量的是,婚後小倆口搬出自住,自行生活。
書中的男主角從小暗戀妻子的姐姐,而其妻子原先在姐姐病逝後自願前往姊夫家幫忙,心中期待的是嫁給姊夫。因此,主角夫妻二人的結婚對象都不是首選,而且在外表上都次於首選對象甚多。由於這項心理陰影,影響了主角與自己長女的疏離(她原先期待女兒可以像妻子姐姐一般的美麗)。而當其兒子外遇而冷落媳婦時,她親切照顧媳婦,並不斷發現媳婦的美,而對於兒子,則仍任其我行我素。
這類日本作品,總是有一股很淡很淡的哀愁充斥其中,每個人心中都有千千結,但卻不願去掀開,總假定,不去談它就當作它不存在,不去碰它就不需去面對它。是很沉悶。但想想整個社會人情世故,可知主角面對自己的老化以及家庭的問題,其無力感是十分顯然的。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