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5

讀韓愈〈諍臣論〉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是古來的智慧,往好的方向解讀,不知問題全貌者不該亂提意見;往壞的方向解讀,任何事情找上門來,先設法把皮球踢出去再說。然而,更具官箴效果的話應該是『不謀其政,不據其位』。

任何組織,尤其是政府這種龐大的體系,分官設職本就有其功能性的考量,其目的在使整個組織體系運作順暢,進而謀取組織成員的最大福利。因此,光是標榜個人身心修為並不該成為高據其位的理由。標榜清廉在前任貪汙的情況下,是可以輕易的贏得選戰,但選民很快的發現,以保護個人形象作為第一考量的『不做不錯』思維所導致的『無能』使得整個國政不堪聞問;口說身行都是奉上帝耶穌之名的人,以聖人形象固然在『不求出錯』的邏輯下,很容易便被挑中職司風憲,可是人民也很快的發現,聖人眼中的『正義』是以是否為上帝信徒為標準,而非以人民關切的民生凋敝之緣由為優先考量。
這些議題一點都不新鮮,也不是民主制度的問題,而是佔據其位者的心態問題。孟子說,『有宦守者,不得其職則去;有言責者,不得其言則去。』居其位者,應該謹記,『孜孜矻矻…,畏天命而悲人窮也。』
韓愈在國政日非的情況下,無法對皇帝有任何要求,只能寄託希望在『諍臣』上,這是專制體制的悲哀。可是專制體制去了,韓愈若在現代重生,他會寄託誰呢?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