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9

唐德剛,《史學與紅學》

30年前,台灣出版界的一個壯舉是柏楊翻譯《資治通鑑》。10年前,我個人的一個壯舉是在光華商場舊書攤買了一套胡注本《資治通鑑》,並將原來的數鉅冊精裝本拆成一卷一本的薄冊子,再一卷一卷的讀下去。數年下來,讀了三次,頗感自豪。豈料,在本書中作者透露,他讀該書是在初二暑假間極無聊時,父母親臨時派予的暑假作業,並盛讚該書令自己收穫良多。而胡適在十一二歲時也啃過《通鑑》。

2013/12/27

賽珍珠,《大地》

  在整部中國的歷史中,農民幾乎佔不到什麼地位。而佔到篇幅的,大部份被標上『造反』或是『叛亂』的標籤。而在後來的新中國書上,又一律統稱這些事件為『農民起義』。似乎,二者都走極端,前者認為,只要打擾官家清靜的就是造反,而後者則只要和當權的不合就是起義。不知較中性的字眼是什麼?

2013/12/25

讀韓愈〈後二十九日復上宰相書〉


韓愈為了謀取一官半職,總共向當時的宰相上了三次書。第一次大言得才與膏才之樂,並認為當時的考試制度有缺漏,若由宰相另外舉薦,一定可以吸引天下遺才大舉報到。書上之後沒下文,十九日後再上書,文頗低調乞求哀憐。在隔一個月還是沒下文,只好再上此書。或許,我們可以設想揣摩一下,這次韓愈要說什麼?一般我們所謂的『說服』不外乎『動之以情、說之以理、曉之以義、誘之以利。』經過自我推薦、乞求垂憐,再來呢?

2013/12/24

歐少游,《蘇東坡的故事》

古往今來的藝術家不少,全能型的藝術家則十分少見。留有作品經得起時代淘洗的,那是更屬鳳毛麟角了。在西方,我們想到文藝復興時期的達文西;在東方,我們想到北宋的蘇東坡。

2013/12/23

開場動畫與過場動畫

基本上,該記得的是遊戲對於CPU、記憶體等系統資源要求非常高,因此,能夠不要進入遊戲的任何需求就不要進來。

2013/12/21

李敖,《獨白下的傳統》

  中國古籍之多,可謂汗牛充棟,有興趣(甚至是有癖)於讀書者,輕易便可破萬卷。我一直相信可以『以經解經』,也就是說,不必等所謂大師為你注釋或翻譯,過目而累積的東西便可以令你讀出自己的心得來。或許李敖便是這種人。

2013/12/19

唐德剛,《李宗仁回憶錄》


  對於一些『有志氣』的人來說,日記是寫給別人看的。因為他知道,所謂『成大功、立大業』之餘,『成王敗寇』的道理必然使競爭失敗者有不同的說詞。為了搶奪『歷史詮釋權』,他必須經由日記寫下一切為自己有利的事物,留下第一手的史料。

2013/12/17

川端康成,《山之音》

多年前,曾聽一位女性友人說到他先生任性胡為,幾乎置家庭於不顧的行為,連男方的母親都看不下去。我們關心的問,那你婆婆如何處理?『終究是人家的兒子啊!』她宏著眼眶說了。我們明白,夫妻萬一有了爭吵,不論對錯,男方家長護的還是自家的兒子。

2013/12/15

讀韓愈〈後十九日復上宰相書〉


古時候的讀書人真的很專心,除了讀書外大概什麼事都不會,唯一的機會只能期待金榜題名。然而,金榜題名並不保證從此不會餓死,因為那只是拿到一張證書,證明你若得官將不是『無照黑官』,但能否得到實缺的官,那又是另一回事。

2013/12/13

蘇凡,《蘇東坡傳奇》

大凡名人都有傳奇,而這些傳奇正如本書前言所說的,大都沒有正史根據。只是,『人惡居下流,居下流則天下之惡歸焉。』因此,傳說中主角所居的角色,其實反應的也是他們在人民心中的地位。

2013/12/11

李敖,《傳統下的獨白》

在一些政治形勢嚴峻的時代裡,文人只能做一些安全的事。例如,清初文字獄大起,於是文人只能做做訓詁考證與現實社會無關的東西。民初的胡適是何等意興風發,回台擔任中研院院長時卻埋首考據《水經注》。

2013/12/09

唐德剛,《胡適雜憶》

胡適成名太早,才二十出頭,便在中國出名,連博士都來不及拿,便匆匆返中成為北大教授,並在當時澎拜時潮中,成為一代宗師。同時,他的頭巾氣太重,台灣人講的太『ㄍㄧㄥ』,因此,在他後來的歲月裡,即使他的思想改了,他也難於啟齒,沒有勇氣以今日之我向昨日之我挑戰。於是,思想見解,四十年如一日。

2013/12/07

雷馬克,《西線無戰事》

  國家發生對外戰爭時,校長等教育人員全面動員,英雄主義也罷,恥於落後於同儕也罷,在那種氛圍中,青年紛紛志願從軍。到了戰場,他們才發現,教師們所教的東西一無用處,平時在學校所重視的東西此時無人在乎,而真正迫切需要的東西又沒人能教,於是,他們被迫快速成熟,徹底孤單,出生入死之餘,只剩袍澤情懷。

2013/12/05

讀韓愈〈諍臣論〉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是古來的智慧,往好的方向解讀,不知問題全貌者不該亂提意見;往壞的方向解讀,任何事情找上門來,先設法把皮球踢出去再說。然而,更具官箴效果的話應該是『不謀其政,不據其位』。

2013/12/03

馮京,《蘇東坡新傳》



  『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是蘇東坡關於作學問的一個重要主張。同時,他主張讀書要一本一讀再讀,每次均設定一個主題,閱讀時以該主題為核心,深入探究。如此,書中內容才能熟於心,為己所用。

2013/12/01

貴滋傑羅,《大亨小傳》

『緣盡情未了』是一個很漂亮的詞,但也是個禍根。癡情自制者如《茵夢湖》中的男主角,掛念女主角終身;而進取如賭徒者,則一心以為當初就因為少了什麼,只要將當年少的東西補齊,隨時可以翻盤。
可惜,大部份的現實是,『我們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