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3

維克多‧雨果,《鐘樓怪人》

閱讀蘇東坡的詩作並不是全然令人愉悅的,因為其中有的時候用典冷僻,非得對照解說無法卒讀。讀莫泊桑的小說時,有時候也會令人心思煩躁,草草略過,主要是有的地方描寫實在太繁瑣了,鉅細靡遺,可是又和故事情節無關。這些在短篇散文中可以有閒情逸致細細品賞,一旦手捧七百餘頁的『鉅著』,就令人不耐煩了。可是又不敢輕易略過,不知道裡面的哪個人、事、物在後續的發展中會成為主流之一,只得按住性子,一步步邁進。開始讀這本書時,感覺便是如此。作者對於歌德式建築十分推崇,因此,寫景中又夾雜著古建築的美以及古建築受到改建的侵凌之喟嘆,更使整本書的內容更加的複雜。這時,只好使出蘇東坡所謂的『八面受敵』讀書法,專攻其故事內容了。

『物極必反』這個道理,在人生中往往以非常戲謔性的面目呈現。副主教由小到大,潛心於宗教、科學,對於人性的一些需求,總是用專心於清修或研究來加以淡化。對於外來的引誘,總是用迴避或詛咒加以抗拒。然而,沒得過疾病的人是沒有抵抗力的,一個偶然的機會裡,他遠遠看到了吉卜賽女郎便完全被其吸引,並且不擇一切手段要將其弄到手。
『鐘樓怪人』拉西莫多也是如此。天生的畸形讓他不邁出聖母院,而以聖母院大小巨鐘為唯一的朋友。沒想到在他受命劫持吉卜賽女郎失手而被罰於烈日下受刑時,吉普賽女郎給予的飲水讓他情不自禁的也愛上她,讓她成了接下來生命中的唯一目標。
副主教、拉西莫多、吉卜賽女郎,三者或許就是這本書的男女主角,三者的行為模式都是走極端,甚至由這個極端經由一項不在意或不經意的解發而成為另一個極端。而在悲劇中,一干人等都會死光光。道貌岸然的,其實心懷險詐;外表醜陋的,其實有顆溫暖的心。從這個角度看,這是個老套。
一個被吉卜賽人從妓女家偷走的女孩,由當時社會低層『賤民』所撫養長大的吉卜賽女郎愛斯納美達如何能在如此的成長環境中保持純真?其成長過程,甚至出場後的生活,除了廣場賣藝外,全然沒有交代,一團謎霧。因此,她瘋狂的愛上湊巧救了她的騎兵隊長,邏輯難以理解。
我今年造訪巴黎聖母院時,參觀人潮數倍於我1991年的初次到訪。多少人排隊購票登樓,也都是為了探訪、比對本書中的場景。名著、名建築,相得益彰。或許,讀完本書再去參觀,會更有感覺。譯者說,閱讀《鐘樓怪人》一書,在相當大程度上閱讀了法蘭西民族八百年來的歷史,但願他日有時間再去細加重讀。
----
*一九三九年察理.勞頓主演的版本是公認最佳戲劇改編,迪士尼幾乎依它的人物與分場發展。
*大概是雨果的原著太豐富,改編電影失手的並不多,大致都有獨特的觀點。
*雨果的作品是全方位的:詩、戲劇、小說,甚至鋒利的政論;他還是出色的業餘畫家。
*人性似乎有兩個極端,稱之為善和惡、美和醜,各自產生力量強大的磁場。雨果把人置於這兩個磁場中間,觀察其拉鋸戰般的掙扎。
*藝術,無論何種形式的藝術,都可以充分寄望於未來的世代。
*使觀眾安心等待的無上妙法,就是向他們宣布馬上就要開演。
*那個寶貴的調解者、能夠非常有效地撮合強盜和好人的好玩東西:金錢!
*量一量巨人的足趾,就可以知道他的全身。
*據說,他已經把智慧樹的蘋果一一嘗遍,也許是由於飢餓,也許是由於膩味,他終於咬起禁果來了。
*任何學問家對別的學問家恭維起來,嘴巴上甜如蜜,肚子裡賽過毒汁蠍子。
*人就以最為明顯可見、最為經久不變、最為自然的方式,把它記載於地面上。每一傳統都凝結為一座建築文物。
*在聖母院牆垣之內,犯人享有不可侵犯權。這主教堂是一座避難所,任何人間司法權限只到它的門檻為止。
*中世紀的任何城市,直至路易十二以前法國的任何城市,都有其避難所。
*由於出版商的逼迫,雨果只用了六個月的時間匆匆交稿。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