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7

唐德剛,《五十年代底塵埃》

大學生活乃至後續的研究所歲月,正值年輕又是知識發展最速的時候,腦中所接收的新資訊應是最能激發創作思想的材料。此時,若再因就學而遠居異地,不同生活習俗、文化風情的洗禮,光是『寫點所見所聞的小故事,寫得有趣一點』便可以斐然成篇。
陳之藩的《旅美小簡》早負盛名,除了作者文筆好之外,憂國傷時的文風深合當時的時代需求也是因素之一。相較之下,比較詼諧或不含政治味道的文章就較不會受官方、教科書編審的青睞了。
本書所收是作者於50年代的報端散文,除〈梅蘭芳傳稿〉屬於傳記,較富學術味道外,大多屬於嘻笑怒罵,別有所指的雜文。這些文章已流露出作者的文筆風格:具有溫馨、認命,但又偶而刺他一下以自我快慰的阿Q精神。
相較於他們那個時代,現在的時代令人想起江青說的,『東風吹,戰鼓擂,誰也不怕誰』。每個人都可以上網去找一些自己一知半解而別人沒留意過的資訊來唬人。誰也都可以上網去大發言論,任意臧否。只是,有時我很好奇,花了那麼多時間在網路上創作,對於人類整體知識的貢獻有多少呢?
一本值得輕鬆一讀的書。
----
*朋友說著自己也笑起來。在他那微微移動的眼鏡裏,我看到那藍天白雲下秀麗的鍾山,和那蒼松微露,莊嚴古樸的臺城。這些景物在兩片有金邊的玻璃上反映出來,更顯得江山如畫。
*風吹到我們臉上是熱呼呼的。但是熱氣之中卻帶來一陣陣玄武湖上的荷香。離開祖國,走遍世界,才體會到那是我祖國特有的芬芳;離開了,也就永遠失去了。
*自古以來中國的名伶名妓都說自己是揚州人。
*清季京師禁女伶(北京有女伶係庚子以後事),唱青衣花衫的都是面目姣好的優童。這種雛伶本曰『像姑』言其貌似好女子也。後來被訛呼為『相公』。
*中國的笛子是很原始的,笛子是不能吹半音的。所以笛子為主要伴奏樂器的崑曲,唱起來也是索然寡味的。嚴格說起來,崑曲是近乎話劇的。到了滿清末葉,崑曲就式微了。而打倒它的,便是後來的皮簧。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