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3

史良昭,《浪跡東坡路》

相較於前面所讀有關蘇東坡諸書,本書有極大的不同。在題材上,本書是以蘇東坡的詩詞為討論的對象;在體裁上,本書以蘇東坡相關的主題各為章篇,彼此獨立,有如一篇篇的隨筆,論述也較有重點;本書為學術中人所作,密度較高。學術人著書有個缺點:喜歡東家長、西家短,常會針對一字一句列舉各說,再加上己說,除非是研究同行,否則難免讀來較為無趣,勉力為之,卻也別有收穫。
對於蘇東坡而言,烏台詩案是一個轉捩點。在此案前,蘇東坡是為宰相人才,至少提拔他的宋仁宗是這麼對後宮說的,可見他在中央地方的人望以及自信心。可是烏台詩案毀了這些自信心。和其他書不同的是,本書點出了宋神宗的心思。狗腿子或是所謂奸臣最大的能耐並不是書中或是肥皂劇中所謂的以殘害忠良為樂,或是專以殘害忠良為職志。其最大的能耐是能揣摩上意,將上意中微妙處加以放大,代其出手,代其解憂,由此獲得難以言說的信任,並由此獲取自己最大的利益。烏台詩案中,宋神宗的態度是十分耐人尋味的。而蘇東坡在此案中所受的摧殘,到心境的轉換,也是值得探索的。
烏台詩案連累了王鞏,遠謫賓州。五年後逢赦北返與蘇東坡相會於黃州時,侍女柔奴一句『此心安處,便是吾鄉』叫人心生淒切,過目不忘。本書也作了很好的抒寫。
一本有料,可隨時翻閱的書。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