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5

讀韓愈〈進學解〉

雖然這是一篇正話反說的文章,目的在發洩長期不受重用的不滿,但是作者在文中給自己編派的罪狀若真的存在,未受處罰實在也是沒有天理的。這些罪狀是:

*學雖勤而不由其統:學問很大,問學很勤,可惜都和其所居的位置無關;
*言雖多而不要其中:話很多,可是沒有一句重點,只是一堆牢騷;
*文雖奇而不濟於用:著作發表了一堆,然而都只是為發表而發表,沒有實用價值;
*行雖修而不顯於眾:德行修養不錯,可是同樣不錯的大有人在。
好狠的韓愈,一篇文章罵了一票人,千餘年後拿來當尺用,還是可以發現適用的人真不少,不論學術殿堂或是國家廟堂。可惜,有的人就是有個好爸爸,連進個最基層的單位都可以加分。
這是一篇文字很美的文章,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除了文詞之外,他所提的『記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鉤其玄』可以說是做學問的方法:閱讀介紹事蹟的著作要筆記其要點,閱讀談論思想者要思考研究其內涵義理。此外像『業精於勤而荒於嬉』,這邊不知道算不算出處,還是韓愈引自他文或當時口語。
正話反說,古今中外的文章不少,寫得不好便淪為輕薄,嬉鬧過份則像報尾雜文。篇名『進學解』,一副『關於進德修業這檔事我內行,聽我說』的態勢便十足戲謔。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