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9

慈悲心的口試官

  每年到了期末進行專題或畢業作品審查時,必然需要進行討論修改的程序問題便是提報方式。其關鍵在於,每項作品都必須在評審委員面前提報以接受評分,而提報的人數眾多,因此,要所有的人在同一天、同一場次、讓同一批評審委員評分完畢,實在有問題。
一種解決方法是分成二天,另一種方法是分成兩場同時進行。前一個方法的問題是次一天的同學有較多的時間準備,第二種方法則是不同場次的同學會遇到不同的評審委員。同學會從每年的結果,推論出哪位評審比較仁慈,哪位評審比較苛刻。學校的這些評審工作,過關的作品數並沒有員額的限制,受評審者尚且如此計較,有員額限制的考試,不論是就學或是就業的考試,豈不應該更慎重!
  不論是升學或是招考員工的考試,只要是牽涉到『人』的作業,尤其是口試,主辦單位一定對主考官諄諄提示,評分一定要以常態分布來分配,不要集中於特定的分數區域,可惜,往往也都會有考官聽之藐藐。有的口試官會說,『今天的應試人員都很好,可惜名額有限,只能遺珠。』而有的口試官則會(還語帶驕傲)說,『我這個人最仁慈了,這麼好的人才怎可遺棄。』造成的結果是,前者的分數符合常態分佈,後者的成績全部在85至100之間。而接連的結果是,後者面試的考生全部名列前茅,而前者的考生只有不到10%的人有機會進入競爭。更嚴重的問題是,上榜者幾乎全部都是後者的『學生』,因為都是他口試提拔的!如果他來自用人單位,他將因此而擁有多大的聲望!參與幾年口試之後,公司內他將是桃李滿天下!
  在工作機會相對稀少,錄取率一再破底的時代,分場口試已成常態,前述這種打著慈悲心分數大方送的人士,實在不應該在置於如此重要地位。他可曾想過,對於沒有機會親見其『慈顏』的考生,他的做法是何等的殘酷!沒上榜的最大原因居然是沒見過他!
  這種口試官讓我想起宗教放生,他其實是以殘害其他生靈來滿足自我虛幻的仁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