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5

讀韓愈〈雜說四〉(馬說)

  人力資源管理是現今管理學與管理實務的核心,因為大家終究承認,人才是任何事業成功與否的關鍵。但,伯樂與千里馬之間是雞與蛋般難以釐清孰先孰後的關係。就工作者而言,人人自命為千里馬固有魚目混珠自命偉大之失,但不以千里馬自命者又往往易被以「企圖心不足」而遭見棄。因此,經理人員批評現今職場充斥自視偉大之風並無益於改善職場關係,倒不如以伯樂自許,以挖掘人才為樂,才能發揮更大的效益。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於是,許多鬱鬱不得志者、懷才不遇者紛紛以千里馬未遇伯樂自況。自己是不是千里馬,韓愈的〈獲麟解〉及〈龍說〉或許可以有一些些提醒。短短幾百字的小文,將懷才者對於識才者的期待寫得清晰、明確,而又殷切。至於以伯樂自居,樂於點撥他人者,又是否夠格呢?或者說,想當個現代伯樂,該有哪些必要條件?甚至,擔任一個領導者,要如何讓屬下有千里馬遇伯樂的感覺呢?
首先,他必須有識人之才。人的能力才華往往在合適的工作中才能充分展現,工作屬性不能讓一個人能有充份發揮的空間,正如同千里馬推磨,其效可能不如一頭驢子。如何在平常的工作表現之外挖掘出一個人的潛在能力,再再考驗著現代伯樂的識人之才。
第二,他必須明瞭現時人才的供需關係。再美好的人格、再高明的技能,若不為當時所需也是注定要寂寞的。若不能對人才的需求有所了解,現代伯樂也無法讓千里馬有發揮展現的媒介之機,只是讓千里馬更覺懷才不遇而已。
由前一點往下推便知是否有養士之資是現代伯樂的重要條件之一。培養人才、留住人才都需要籌碼,空話不足以飽腹更不足以饜足有志之士的企圖心。而對於這些所謂的「週遭搭配」的了解與掌握,便屬於這邊所謂「養士之資」之一環。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