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3

黃柏松,《日本劍客小說選》

『無慾則剛』,對於刀口舔血的劍客而言,更是如此。為了打敗劍術高超難以得手的敵人,往往費盡心思,以相當時日,利用各種手段讓一女子在對方心中佔有位置,這個位置不須重要,只要在關鍵時刻讓劍客心中有起漣漪,懷疑現場的一些徵象和該女子有關,便足以令其分心,設計者便可有取勝之機。

  雖說日本的劍客小說和中國的武俠小說十分類似,但編者在卷首的〈陰謀交錯˙武林冷酷一兼論當代日本劍客小說〉這篇序中說得很好,二者之間有著很大的差別。一者充滿了誇張荒誕,題材老是圍繞江湖恩怨、兒女情仇、宮廷鬥爭,另一者則早已提升至純文學地位,二者早有區別。
  我讀的武俠小說不多,大學生活的宿舍裡,出差駐點一兩個月的公寓裡,總有前人留下一整套一整套的武俠小說,我也隨著看了一些。但是,只要我有其他『殺時間』的選擇,它對我幾乎產生不了吸引力。因此,我沒有資格去評論它,只是,就我所知有限的範圍,日本的劍客小說和我們的武俠小說是有相當不同的。
  日本很有一些文學作品不易看出作者的內心傾向,往往通篇讀完,無法為其作個簡略的要旨。中國大部份的小說中,主角是很明顯的,甚至善惡在某個時點之後,也是十分清楚的。但日本的一些小說,只能說讀完就讀完了,和中國人喜歡的『善惡終有報』的結局截然不同,甚至無法確定,到底結束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