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5

讀韓愈〈師說〉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韓愈這句話為中國教師的地位基本定了型,但這只是從學生角度定義教師的功能而已,而且是主動性的功能。相較於今日大學所要求的教學、研究、服務、輔導,這項定義則只能及半。缺少的部份在於影響層面更廣的面向:身為高級知識份子,為社會、為整個人類科學該如何作出貢獻?知識性的工作作研究,身體力行的部份則是做服務。

盡管寫於千餘年前,這篇文字依舊有著相當值得參考警惕的思想。例如,『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持此心念,對於他人的表現,以拜師學藝的心情欣賞,或許更能發掘他人的長處。
當然,古人作文常帶有道德使命,寫得多了,難免咬到嘴唇。在〈原道〉中韓愈還在罵儒學者在口說筆書中記載孔子向老子請教的故事,是『自小』的行為。而在本文中,為了說明『聖人無常師』,作者寫了『孔子師郯子、萇弘、師襄、老聃。』二者立調雖異,我則比較讚同這邊的立場,反正就是請教別人,沒什麼丟臉的,後代人不要在註解中加了一大堆東西來說明孔子不是不懂。
此外,『術業有專攻』一語也為教育分科教學發了先聲,古人那種一人開講,千百門生終身奉其為父的時代已遠。一人所知所能有限,該集各方人才分科教育而成學校。可惜,這種『新式教育』一直要到滿清末年被洋鬼子打得幾乎亡國後才想要做。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