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9

解題要解對問題

參加過幾個會議,主持人講了一堆偉大的東西之後,討論的卻是一些枝枝節節的小東西,令人真的很想問,這個會議主題真正的主要目標是什麼?
  方向和目標不相干,是許多會議常見的問題。這個問題更常出現在許多論述上,往往前面談了一堆偉大的東西,後面提出的方向或行動卻是和前面所談的風馬牛不相及。更常見的是將表徵當病根,然後在表徵前面加一個『不』字變成了行動方案,甚至成為至高指標。
  中國歷朝歷代中,文官的貪瀆和武將的貪生畏死總是受到史書的強調,彷彿他們是國家朝代衰敗的主要罪人,於是便得到一個結論『文官不愛錢,武將不怕死』成了國家富強的關鍵,也成了歷史的教訓。實情呢?
  先談文官吧。『文官不愛錢』的大帽子下,呈現出『潔癖』的人便可以輕易地得到信任,至於得到職位後該有的作為,則完全被遺忘。另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是,一些強調清廉的人,往往更加努力的讓各項利益『合法地』歸於自己。而且,由於其行事作風十分的明確僵化,於是一旦其居於高位,其屬下很容易便可以蒙蔽他,因此整體的貪瀆作風會更加的猖獗。
  武將上戰場,決定勝負的因素在於其智謀,而不是只知強調個人的不畏死。歷史上最清楚的教訓便是關羽的失敗與張飛的被殺,其關鍵在於戰場上的決策與領導統御。軍事教育中一味不怕死的教育造就了只知『一死報君國』的『忠臣』,以及自以為與『老百姓』不同的武夫風格。在這種風格下,所謂的不怕死成為藐視紀律,宛如幫派兄弟的是非判斷。一旦有其它誘因出現時(美色、金錢、甚至美麗而偉大的口號),出賣國家的勾當並不是太艱難的決定。
  因此,我們必須切記的是,負面的反面不見得就是正面。
  很多人在一個偉大的題目下解一些相關性存疑的小題目並不是因為他理路不清,更不是他笨,大多數的情形下,往往是這些小題目另有其他的目的,黏上這個大題目只是暗度陳倉。或者,那個大題目根本不存在,只是弄出來嚇人的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