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3

孔子的終極教育精神:汝安則為之

  在一些特殊甚至極端的環境下,會促使我們對一些舊時習以為常的東西進行反芻、思考。
  台灣這幾年的高教體系,讓我想起孔老夫子這位在中國人社會備受推崇的教育家。這些推崇體現在獨佔一片精華土地的孔廟(可惜門前車馬稀)、一年一度的祭孔大典、以及教科書中儒家思想的諄諄教誨。可是,教育行政人員在做任何決策時,有想到他嗎?或者說,他們可曾試著推想,若孔子再世,對於這些作為,他會怎麼想?
  『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未誨之焉。』以前我們拿它開玩笑說,只要願交學費,我就收。後來有人說,聖人不是這麼勢利的,這句話應該解釋為,只要願意自我約束、進取,我就收。可是這樣豈不有違所謂的『有教無類』了?
  對照今日,各校為了搶學生,有些大學真的願交學費的就收,交不起反正你可以向國家掛帳,我學校是分文不能少的。我倒懷念起前述第二種為老夫子勢利解套的說法了:要讓我願意教你,你必須先有向學心即可。
  針對大學品質低落的問題,很多的『改善』做法往往針對教師而來。在生源(等於財源)至上的原則下,行政單位訂定越來越多的辦法,這些辦法都是針對教師而訂。學生程度低落是老師不會教、不熱心、師生不夠接近、花在輔導的時間不夠多等等。這些,明的暗的都在為無心學習者開脫:『你的程度不好,你不喜歡上課,都是老師的錯。沒關係,我了你,留下來不要走,我有辦法叫這些老師配合你的!』
  於是,韓愈認為職責在『傳道、授業、解惑』者的大部分時間,淪為為了保住飯碗而忙於應付不知所為何為的各項蒐證上。蒐證工作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有配合政策。總有一天,教師和學生交談都必須錄影存證了。
  其實,教師也是人,而且是只懂專業領域的專業人,更不用說多數是『小範圍的知識很多,大範圍的知識很少』的博士了。如果說,任何人只要加以要求就可以做得很好,那麼「心理輔導」在學術上就沒有資格成為專業了。
  回到教育本身吧,花那麼多心思,為何不能著眼於如何提升學生的向學心呢?再怎麼扭轉,如果學生的心態不變,孔老夫子也只能對學生說,『汝安則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