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5

莫泊桑,《莫泊桑短篇全集(之七)》

男人湊在一起時,最喜歡做的事之一就是掇弄著花花公子說
說他的人生經驗與體悟,似乎可以從中得到一些自己想做而不敢或無能力做的『壞事』的快感。被點名的人也總是沾沾自喜的吹牛著,夾雜著一些自己的經驗和忘了哪邊聽來的『睿智』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無益的忠告〉有著這種味道。

  以前有個工作夥伴手段高超,不論走到哪裡都能找到樂子,偏遠罕人跡之處照樣把接待人員搞上手,同事便送他個封號叫『花花公子』。有一年,他留在台灣的妻小決定搬過去大陸和他團圓了。我們不禁笑著問他,這下子沒搞頭了吧?他說,官兵抓強盜、官兵抓強盜,就是要有官兵強盜才會好玩!〈彭巴爾〉男主角和他一樣充滿著積極冒險的精神。
  很久以前,在我主管的業務中,有一個領域主管出缺,我邀請某仁兄擔任。他答應了,但以現有業務需交接為由,約定在二個月後到任。於是,在這段期間,我兼管著該項業務,但因是兼管,只能求平順,無法積極進取,上層的壓力,也只能勉力扛著。二個月後,該仁兄說不來了,反正你的位子出缺那麼久也沒事,沒有我也無所謂。至此,才知自己被擺一道。〈海鷗的岩石〉中,彼此慫恿的便是那句,『反正都已經…』
  〈我的英國人諸君〉幾乎是對英國旅人鄙視的極致,不知英國人對於莫泊桑的態度為何?
----
*女人到了那種年齡,就會尋找最後的獵物,作為擺在老後餐桌上的菜。
*應該和字母一起教小孩子的事情有兩件。一件是絕對不要擁有已經無法背叛男人的情婦。另一件是,要盡可能避免不能用錢解決的肉體關係。
*跟情婦斷絕關係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銷聲匿跡,也就是把自己隱藏起來,不再出現。
*被趕走的兔子,一定會回到窩裡來。人也一樣。
*那種不但會把衣服淋濕,就連人的心也會給淋得溼透的細雨。
*用眼睛也看不出來極小極小的雨絲,不斷落到人的身上。不一會兒,這溼答答的雨就將寒噤鑽入人的體內,水氣有如苔蘚般,將人的衣服整個裹住。
*大海騷動著,聳著肩膀,看起來就像在向自己的鄰居挑釁,但那個鄰居卻安靜得有如死了一般,既陰鬱又冰冷。
*我們的器官是外界跟我們之間唯一的仲介。換句話說,構成『自我』的內部存在,經由若干的神經纖維,跟構成世界的外部存在相接觸。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