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3

莫泊桑,《莫泊桑短篇全集(之五)》(新譯本)

  如果沒有記錯,上一次讀到老婦人訓練狗為兒子報仇這個故事應該是在國中時期的副刊中,可見一部動人的作品真的能在讀者心中留存許久。此外,我也在不同的地方讀過不同而類似的故事,不過都沒有著名原出處,或許,連那些作者也忘了何時、何處讀到這篇文字的吧。

  人有時為了原則,但大部份為了譁眾取寵,而容易將一個與眾不同的觀點不斷地放大,並在許多場合不斷的強調它,最後搞得連自己都難以善了的地步。〈迪奧杜爾˙薩勃的懺悔〉寫的是一位不信教的木匠平時對於教規甚至教士刻意擺出各種羞辱的手段並以此為樂,但在教堂有木造工程時,為了得到承包的機會所做的種種『表現』;〈膽小鬼〉一文中的主角是社交界的名流,帥氣、大方、而且槍法精準無人能及。為了維護社交禮節,他掌摑了一位陌生男子,並請公證人出面邀對方用槍決鬥。在場面上,他堅持各項原則,私底下,他卻期待對方在武嚇下求饒。不料對方卻同意了,主角更是恐慌了,他對對方底細完全不知,…。
  〈老人〉描寫一位老人臨終時,子女對於後世操辦和農忙時間衝突的過程,讀來有點心酸,卻又能發人一笑。令人想起數年前日本天皇大去的故事。當時,天皇病篤消息傳出,於是大批媒體記者雲集於皇宮外守候,沒有哪家媒體敢漏掉天皇駕崩的大消息。怎奈,天皇撐了好幾天,而天又淒風冷雨,記者們只在廣場搭棚子等下去。那時,記者們的心情恐怕和〈老人〉一文的主角相去不遠吧。
----
*文學是人類在人生中所見到、經驗到、想到和感覺到的生活記錄;它給予全人類最直接、最永恆的興趣。 -毛姆
*莫泊桑洞察社會各種男女,最了不起的是他筆下刻畫的人物,殊少重複……。
*莫泊桑從來不在作品中說教,但是他的小說讀後卻讓讀者不停地去反芻回味,無法忘懷。
*你當時說那些話時,很技巧地耍弄了你曾受過的高等教育,用許多高雅的辭句沖淡了尖銳的衝突,你這點體貼和用心我很欣賞,但我不至於笨到不明白你的真意。
*枯葉從樹上飄舞下來,在雨中慢慢地墜落,看起來有如另一場顏色更濃,下得更慢的雨。
*被捲起的枯黃樹葉,有如小鳥般一飛沖天,在空中旋舞、飄落,沿著林蔭大道,像敏捷的野獸般奔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