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2

莫泊桑,《莫泊桑短篇全集(之四)》

不論何時,總有人對於當下的政權有所不滿,在民主社會,這是常態。甚至,記得當年還在成功嶺時,一人之下的王昇曾親臨講話,他說,政黨以奪得政權為目的。這句話,即使在今天依舊成立。然而,為了得到政權,政黨要有政策,能吸引人民那一票的政策,也需要長時間的經營。

然而,在許多關鍵時刻,總有一些很能觀察風向的投機份子,平日沒有什麼想法,只要看到變天的契機,他馬上變成適當的一方,直接分享人家長期努力的果實。先烈都進了忠烈祠,有的連名字都沒有留下來,享受革命成果的,不會是林覺民、黃興之流。
〈政變〉一文是這一類投機者的諷刺文章,魯迅也寫過類似的文字。中外皆然,古今無異。
許多童話故事和卡通都是具有反面教育的,在這些故事中,被設定為好人的一方便可以無窮無盡的虐待被設定為壞人的一方,而小孩子則對後者的窘境哈哈大笑。〈聖米謝爾山的傳說〉中,勝者對於惡魔的欺凌掠奪也是類似於此。
脾氣古怪的主角大限將至,平常沒什麼往來的親戚聞訊群集而至,這些人吵吵鬧鬧無視於主角的存在,只是在等他斷氣以便分遺產。這種情節在許多短篇中出現過,本集的〈奧爾丹絲女王〉也是。不喜歡。
作者一些短篇很像『獵豔報告』,適合閱讀年齡層為何,或許需要斟酌,否則文學欣賞未達成,倒先學得登徒子風流。
----
*這三十四篇短篇傑作。都完成於一八八二~八三年間,也是作者三十二~三十三歲創作力臻於高峰的階段。
*他以備受矚目的作家身分出入於巴黎上流社會。這種生活體驗和觀察使他的小說之筆越過他擅長的諾曼第農民、小資產階級、戰爭、女性……進入上層社會複雜、詭譎、虛假、偽善的核心,擴大了他刻劃人性的視野。
*滿月以美妙的白光照遍地平線,將田地裏蒼白的荒廢襯托得更為明顯。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