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7

曾野綾子,《為誰而愛》

天地或人間的一場大變動,有可能形成二代人間的思想斷層。經過戰火洗禮的人,會很謙卑的主張,人,能活下來便是很值得慶賀的事。而在戰爭中實際挑起戰火的人,居於今日平靜的社會,又容易大嘆國家人民已失去奮鬥建國的勇氣。而生於戰後的人,往往又對這些人的言論難以感受。
對於大多數的人而言,愛情與婚姻都是終身大事。可是,決定或影響一生的這等大事卻是在涉世未深、識人不明時就得決定,說來真有幾分賭的成分在裡面。無怪乎,婚姻相關的問題永遠是文學作品甚至傳播媒體長青的話題。這些問題的複雜度來自於除了當事人,旁人不能也不該為其作決定,而且其中真相有時連當事人都理不清楚,遑論旁人。無怪乎,年紀越大的人對於婚姻越遲疑。
以前的社會,結婚的女子往往就須辭去工作而專心於家族主婦,當時的婚姻問題和現今夫婦均得投入職場方能溫飽的情形大大不同。婚姻專家所面臨的議題,似乎都是新鮮而挑戰的。
然而,我們看到的婚姻專家有許多走向離婚一途。這是理性分析的結果?或是『關己則亂』?
以前的婚姻,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然後和所知極為有限的人生活在一起,認命的過了一生。從前沒有太多選擇權,現在則(除了許多豪門例外,他們自有自己的遊戲規則)大多由當事人自己尋覓、自行決定,似有盈虧自負的決絕,但問題看起來比以往更是複雜了。
作者以作家的眼光來談這個問題,以作家的工作性質來看,小說作家基本上都是相當程度的心理學家,如此,他才能敏銳的觀察、揣摩人性和人情,也才能感動讀者。因此,小說家的一些見地與作為,不見得是平凡如我之眾所能全然體會。
基本上,作者以悲觀的態度來面對所有的事物,例如,
*每個人都會抱憾而死,因此被曲解時,無須喟嘆。
*夫婦不圓滿是理所當然,圓滿則是奇蹟。
當悲觀預期下的狀態並未發生時,便值得慶賀。
然而,有一派說法是,如果你心中老是預期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有一天這些不好的事便真的會發生。兩相對照豈不相互抵觸?
或許應該這麼說,任何事,有『最壞的打算,最好的準備』是最佳的面對態度。而並未有具體問題需解決的日常生活中,隨遇而安,不做期待,自然就快樂、自在許多。
----
*戀愛最必要的是,來自四周的妨礙。
*其實對孩子的戀愛持有異議的父母,才是真的為孩子著想。
*說別人的壞話,是多麼純粹的快樂呀。
*儘管愛情火熱燃燒一如以往,但是,當貫徹這份愛,結果會導致否定自己的存在時,我們應斷然地與所愛的人分手。
*即使客觀上並不相信他們的夢想,但為人父母者仍得信任自己孩子的能耐。
*孩子與父母過的是不同的人生。這一點,理論上大家都能了解,卻總無法高明地實踐。
*大部分被視為適婚齡的年輕男女都沒有識人的眼力,每個人幾乎都在懵懂中尋找對象。
*善良者所遭遇的困擾,通常是他們雖有意信賴善意,卻經常迴避現實,因此,在不自覺中帶來傷害對方的結果。
*夫婦之間的愛情,是日積月累培養出來,與最初邂逅的狀況完全無關。
*心與言語、心與行為完全一致的單純的人,既不美也不偉大。
*愛斯基摩人駕駛雪橇時,站在最前面的狗最聰明,是優等生。狗群中會有一隻狗拖的繩子是鬆弛的,牠是讓雪橇上的人不停揮鞭的目標,這隻無能的狗因遭鞭打發出哀嚎,牠的嚎聲,反而更激勵狗伴們奮勇前衝。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