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5

〈史記.封禪書〉

在家天下的時代裡,祭祀是國家大事,除了祈求祖宗保佑之外,更代表了法統之所在。儒家所強調的禮,也是在天子、諸侯、士大夫乃至平民階級中,各種不同場合不同季節的種種祭祀行為規範。或許可以這樣說,禮之繁複,一般人不懂,因此需要一批「專業人士」來從事及主持,於是養活了許多儒生。

想要解答天地間奧秘的並不只有儒家,許多神秘現象更非儒者依經論典所能解讀,於是,方士有了更大的空間。從天命之依歸到五穀之豐荒,方士均可列出該祭拜的對象及祭拜的方式。因此,歷朝歷代便不斷的增設各種各類的畤、祠。就皇帝而言,要他真正去了解百姓生活狀況甚至死活,實在過於苛求。他只要下一道旨,命令官員在某地立個什麼祠,然後叫他們要好生祭拜,皇帝的工作便算完成,完全可以自我感覺良好的以為自己是仁民愛物的明君。

本篇後半段已被剪貼至〈孝武本紀〉,故篇幅雖長,讀起來費力倒不致太多。只是各種祭祀的名稱、規格頗為繁瑣,真佩服搞出這些東西的人,果真專業。部分段落只好一躍而過。

漢武帝封禪泰山,諸儒生吵了半天搞不定儀式,武帝火大了一概不用,司馬遷之父因此未能同行,悲憤而死。秦始皇欲封禪泰山,諸儒生也是吵不出個所以然來,秦始皇也是火大了一概不用。結果在上山途中遇到大雨,儒生們紛紛幸災樂禍。儒生對秦始皇不善想必由此開端。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史記》本紀、表、書、世家諸篇原文及讀書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