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3

曾野綾子等,《亂髮》

書商以女性作家為主題,分國別卷編採了九個國家或地區的女性作家作品,其中日本卷又分為上卷《亂髮》及下卷《最後的時刻》。卷首有學者專家的推薦序,談的多屬於整體性的發展,因此流派的介紹居多,一半的篇幅不是人名便是作品篇名,不諳此學者,恐如入霧中。

本卷所選六篇作品,背景都是在二戰前後,社會貧困,女性地位低微。因此,文中的主角往往面對的不只是實質的歧視(如家庭暴力、一切聽從家主人丈夫的安排),而且是約定俗成,即便自己事業有成亦需對於丈夫所言所行極端隱忍,不敢過問。
或許是生活圈或社會環境所限,個人對於這些作品並不喜歡,只覺得絮絮說著一件事情,一件發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情,詳詳細細的由頭至尾說了一遍,對於情節(或故事的張力線),似乎並沒有太大的鋪排。如同看連續劇般,看完就看完了,沒有太多思索的餘味。
當然,看得出來編選者是用心的,在每篇作品前都有作者的介紹,以及入選作品的評論。但是,以區區每卷300多頁左右的篇幅,要來有系統地介紹一個國家甚至一個地區的文學風采,這個企圖將恐怕是過大的。不說其他國家,光是將時空壓縮至『本朝』,要挑選出本朝女作家代表文選六篇,恐怕就可爭論不休吧。

*日本第一份女性文學刊物《藍襪子》中,平塚雷鳥在發刊詞上寫道:『原初,女性曾是太陽,是真正的人;如今,女性卻成了月亮,依他而生,藉光而亮,如同病人一般蒼白的月亮。我那被人藏起的太陽啊,而今必須奪回來。』
*讀書過程中,她腦海裡流入一些新的字眼,這種時候,她多半是獨自琢磨體味。於是那一幕一幕充滿藝術芳香的各種場面,把她那顆一度由於不著邊際的嚮往而變得枯萎的心,又悄悄地帶往遙遠的幻想世界。
*這座山的森林深處隱匿著數千個戀人的竊竊私語,每到櫻花爛漫時節,它們便從靜悄悄的山上,從山的四面八方,將自己那溫柔細語的餘韻,寄託在一片一片櫻花瓣上,傳遞給人們。
*每人所蒙受的恥辱,必然正好和他過去表現出的傲慢分量相同!
*留戀之情最能使人變得愚頑無知、虛弱無力。
*『山靜以養性,水動以慰情,動靜兩者間,斯人得其所。』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