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5

〈史記.河渠書〉

本篇記載了黃河自大禹治水起,一直到武帝年間,相關流域內各水利工程的興修情形。除武帝年間記載較詳細之外,其餘均十分簡略。

黃河危害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元光年間在瓠子的決口,由於決口處是在南岸,當時丞相田蚡的食邑是在北岸,不僅沒有水患而且收成很好,南岸絕收更讓其利潤千倍。因此,他便向武帝建議,河決大事全屬天意,用人力強加堵塞反而不好。武帝聽進去了,從此河南岸的人民便在大水中過著被中央遺忘的日子。水既南溢,岸北人民當然是無憂無慮的太平歲月。

水這麼淹了二十餘年,收成當然很慘。武帝後來才想到這個決口,於是發兵數萬人前往堵塞,並親臨河邊祭祀。終於,決口堵住了,乃在決口處興建宣房宮。

與黃河的鬥爭歷來是各朝主政者的大事,即使到了今日,每年汎期中共也是全員戒備的隨時注意各地的水位變化及大堤情況,緊張程度不下於作戰。大河孕育了文明,但也可能在一夕間令文明的建設全然瓦解。與河爭地似乎是古今中外不斷重複的情景。台灣沒有黃河規模的大川,但人與河爭的場景亦不亞於黃河之溢。難道為政者只能束手,然後讓一切歸之於天災嗎?除了救援、救濟之外,還應該做點什麼?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史記》本紀、表、書、世家諸篇原文及讀書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