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17

曾野綾子,《靈魂自由人》

 
很久以前,我一直在思考何謂『成功』,當時並沒有令自己信服的說法。今天如果再來想這個問題,大概也很難有結論。但是,如果都不去想它,人生會不會反而自在得多?

  人,幾乎一輩子都在工作,工作的目標,初期可能是求溫飽,長期一點的目標呢?或許,是經濟獨立,不必倚靠他人。最極致的,可能是經濟的自由或是財務的自由,高興怎麼花就怎麼花,不必擔心力有未逮的問題。但是,再大的財務自由並不能帶來靈魂的自由。
  靈魂的自由,這個字眼有相當濃厚的宗教味道,可是仔細思索,我們常常面臨的問題:我們要過怎樣的生活?受到誤解時要不要解釋?平時我們所在意的外界眼光是不是真的可以不管?…許許多多這一類的問題,我們如何決定?或是該積極處理,這裡面牽涉到的層面,或許用『價值觀』可以解釋一些。有了自己明確的價值觀,便可以得到相當程度的靈魂的自由,雖然二者仍是兩回事。
  然而,對於真正的人性而言,價值觀其實是一種拘束,尤其在社會體制下,或是在教育過程中所形成的價值觀,奉行此一價值觀是否能得到真自由?恐怕未必。這邊的思考似乎又要牽涉到儒或道的討論了。我知道一些曾經很有名的學者,在他學術生涯攻頂階段時,研究的是專業而生硬的東西。等到教授一職到手,研究逐漸可以當作興趣時,他便花了相當多的心力在老莊上。老莊是中國古時的靈魂自由人?
----
*如果一分耕耘就有一分收獲,那麼人生未免太過膚淺。
*正因為努力不一定有結果,世上才需要安慰和藉口,也唯有因果之間沒有絕對的必然性,世界才會多采多姿、千變萬化。
*我希望在會(日本財團)內不要有凡事都講平等的文化。
*從某個角度來說,崇尚名牌代表沒有自己的眼光。
*最常出現的情況是他人一句無心之言,卻對當事人造成意想不到的傷害。
*人的問題在於如何克服缺點,坦然面對自己有缺點,也有優點,如此心靈才能得到解放。
*其實束縛人心的正是所謂的『大眾取向』。
*不能盡信全世界的旅遊指南或是別人的經驗。別人的意見往往夾雜這種『善意』;旅遊指南則是有過期的危險。
*只要放棄當好人的想法,心靈也會更加自在。
*認為凡事都必須身體力行才能知道結果的人,其靈魂毫無自由可言。
*人類之所以指摘非正義,在於他們唯恐身受其害,並非因為他們不肯做出不正義的事來。
*擁有非自己能力所及的存在價值不是一件好事。
*以委婉方式拒絕別人是愚昧的,對推銷人員發怒是不智的。
*培根在《學問的進步》中提到,賽色里的詹森說過『要獲得大善,得要做點小惡。』他同時說過:『你只能做現在認為合理的事,但你卻不能保障將來要做的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