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7

王鼎鈞:《關山奪路: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三》

開砲了,終於。
每次讀王鼎鈞的作品,常常都會覺得,他的心中到底埋藏了多少東西?他到底看到了多少和檯面上宣傳不同的東西?如今,人在美國,年已花甲,終於一一道來了,也終於有點評論了。

在前一部中,作者成了流亡學生。在這一部中,抗戰勝利了,國共內戰卻開打了,作者先是被騙入了憲兵行伍,前往東北接收。戰情逆轉,成了難民,中間還被中共解放軍俘虜,最後終於逃到台灣。這種折難,在他們那一代人,遭遇的人應是不少。但是,在我們讀起來,卻有如編排過的劇情一般,難以想像。然而,也就是這種隔閡,親身經歷者更該有責任為這一切留下紀錄。太多不會收入正史的東西只能靠親身經歷者的記錄了。
許多作家評論自己的文字風格,或是談論自己的寫作經驗時,常常會說自己是受了某一位大家的影響,例如,司馬遷,或是《左傳》。作者在憲兵部隊學科訓練時,讀法律課程卻是讀出文學味道。他說,『法律文字簡練周密,千錘百鍊。…它們影響了我的文字風格。』能在法條中尋出樂趣的,不知是否還有他人?
八年抗戰,日軍雖是敵軍,但觀察日本軍人的紀律,以及日本人的認命、堅忍,讓作者給予日本人不低的評價。他認為,『日本軍人的品質是優秀的,日本政府浪費了他們。』
台灣老一輩的人曾經過『日治時期』,也經歷過台灣『光復時期』,和他們聊聊,雙方評價,自有一把尺。
國共內戰以國民政府撤至台灣告一段落,作者在上海易手的前一天晚上,在砲火聲中幸運擠上開往台灣的船。然而,他說,那天晚上的碼頭上,只有軍人,沒有平民。上海老百姓看清局勢,沒人再跟著顛沛流離。或許,這也可以解釋為何當晚那艘船去而復返,回到碼頭再載了一些人,讓作者有機會擠上去。
在瀋陽期間,作者為了生計,瘋狂的向各報刊投稿,這些稿件現在都湮沒了。許多研究張愛玲的文章都在探討新『出土』的張愛玲舊文,不知將來王鼎鈞的文章是不是也會有此待遇?值得期待。
----
*人生在世,臨到每一個緊要關頭,你都是孤軍哀兵。
*你如果行騙,必定騙最相信你的人,騙一向朝夕共處的人,騙曾經頃心吐膽的人。
*抗戰八年,每一個相信國家許諾的人都受了傷。
*那時國軍士兵所受的訓練,要把『兵』從百姓中分化出來,與百姓對立,以百姓為恥。
*三十歲以後,人多半是重複,加強他三十歲以前學到的東西,三十歲以前奠定廣度,三十歲以後只能堆積厚度。
*中華民國國歌的曲子,起初太強調字的單音,像祭孔的音樂,後來由低音到高音,差距太大,要受過聲樂訓練才唱得完。普通常見的情形是,開始大家一齊唱,以後調子越來越高,唱的人越來越少,最後七零八落,潰不成聲。
*日本企業家松下說,倘若第一顆鈕釦扣錯了,以後會一直錯下去。
*可敬可愛的同行們!請聽我一句話:讀者不是我們訴苦伸冤的對象,拿讀者當垃圾桶的時代過去了。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2.《昨天的雲: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一》
3.《怒目少年: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二》
4.《關山奪路: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三》
5.《文學江湖: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