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7

王鼎鈞:《文學江湖: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四》

作者在前一卷《關山奪路: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三》被俘時說明,在解放軍『硬仗已經打完,俘虜太多,無處消耗,索性由他們投奔國民黨,國民黨既要照顧他們,又要防範他們,雙方必然產生矛盾,他們縱然抗拒洗腦,多多少少仍然要受一點影響,他們不知不覺會把影響帶到國府統治的地區,成為活性的「病灶」』思維下,他受到釋放。途中,他所穿著的美式裝備被另一批解放軍所奪,被迫換上老舊的八路軍軍服。他就穿著這一套軍服向南流亡。雖然他來到了台灣,當局對他的眼光也就可想而知。

這一卷寫作者在台灣的三十年,但,只寫文學活動,不及其他。他在『代自序』中講了一個笑話,結語是『不能說啊,不能說的事到死都不能說啊』。
作者船一入基隆港,跟登記人員要了幾張十行紙便坐在地上完成了第一篇在台作品,欠資投遞台北中央日報副刊,幾天後登出來了,自此為作者展開了一條生路。
這段敘述讓我想起一個小故事:住家附近有一間不大的書局,自從鄰近的大學校園內開設了書城之後,這家書局的業務大都是以中小學生所需的文具為主,圖書十分有限。有一天我看到其玻璃門上貼了一張小小的公告,現在他也辦理幫教授出書的事宜。我很好奇的和老闆聊一聊,他說,以前啊,教授出一本書就可以買一間房子…。我相信,不過大概也只有那些掌握典試出題大權的名教授吧。
本書內容僅至1978年作者赴美為止,如今又是一個30年過去了。赴美後,天空任鳥飛,海闊任魚躍,應是另有一番氣象。然而,在台灣複雜,他到了美國,僑界也不見得單純,相信,仍有一番努力值得述說。可惜,作者大概也沒力氣再提筆了,因為,這四部回憶錄已耗費了他17年的時間!而這第四部距離第三部可是將近四年呢。
作者在台期間,正是國民政府從動盪危懼到逐步站穩腳步,風氣也由閉鎖走向開放的時期。國民政府檢討失去大陸的原因,認為敗在共產黨人的宣傳戰,而文藝是宣傳的先鋒。於是,黨政軍均投入大量的力氣在文藝的活動上。這些努力今日猶可見其遺跡,有些雖不似往日風采,但威力仍不可小覷。報紙、廣播、電視,近代的傳播媒介作者都積極參與了,而且在重重諜影(特務、安全人員)中,鍛鍊出文字的多義性、譬喻性,或許,了解了這些背景,更有助於了解其作品。
記得,當年柏楊花了數年之光陰,終於將《資治通鑑》全部譯完,人問其接下來有何計畫,他說,繼續修訂這部《柏楊版資治通鑑》!我們對王鼎鈞以及這四部回憶錄,其實也有類似的期待。
----
*我寫作像電動刮鬍刀的刀片,不必取下來磨,它一面工作一面自己保持鋒利。
*寫回憶錄是為了忘記,一面寫一面好像有個自焚的過程。
*我曾告訴朋友:『只要學會五百句話就可以吃宣傳飯。』
*我喜歡莎劇台詞中的比喻,曾經把全集所有的比喻摘抄出來,反覆揣摩,功力大進。
*國語專家何容說,通常一句話不超過十個字,因為人在一呼一吸之間可以講十個字,換氣最好也換句。
*官位一旦居高臨下,所有的人都像孔雀開屏一樣把美好的一面展示給他看,他不必再聽人的優點和貢獻,他希望能知道遮蓋了些甚麼,粉飾了些甚麼,因此所有的小報告隱善揚惡,千篇一律。
*我一向主張找失意的人談天,跟得意的人談話是一件非常乏味的事情,失意的人吐真言,見性情,而且有閑暇。
*人在門外,也許肆無忌憚,興風作浪;人在掌中,任其貢獻才能,消磨英年。
*一個機構並非一張團體合照,而是一座八陣圖。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2.《昨天的雲: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一》
3.《怒目少年: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二》
4.《關山奪路: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三》
5.《文學江湖: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