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07

王鼎鈞:《桃花流水沓然去:王鼎鈞散文別集》

 記得作者曾經說過,他在台灣寫了幾十年的專欄,旅美後又寫了幾十年,實在寫膩了,寫煩了,再也不寫那種文體了。專欄文體的特色是針對報端報尊,尋找一個可以發揮的話題,加以褒貶,甚至嘻笑怒罵,寫多了,確實有輕薄之嫌。

 然而,只要略有觀察社會脈動,對於週遭的事物,尤其是佔據媒體版面的東西,不可能沒有自己的想法。而對於一位以作家自許的人來說,更是不可能不對所處的社會保持好奇心,而深入觀察、思索。因此,寫出來的文字,除去少了辛辣味外,和專欄文章其實相去又不遠了。
 本書的內容,讀起來應該是見報文章的集合,換言之,議論的成分較重。或許寫作時四冊回憶錄已脫手,文中對於以往的歲月雖偶有提及,但已脫離情緒,彷彿書上看來的一般平淡,反倒是『教友』甚至『教徒』的言語或思維較多。如同作者在回憶錄中所說的,寫出來是為了忘記,卸下心理中、腦中的包袱。看來,作者似乎做到了。
 全書的四分之一強談的內容和宗教有關,以作者的人生經驗和體悟而言,確實是很好的宗教詮釋者。其基本立場『基督的信徒,佛經的讀者』也十分清楚,佛經對於人生的解說,圓滿究竟,解釋了《聖經》中說不清楚的地方。當然,同一件資訊,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反應。人終究一死,有的人便早早放下一切,反正老來繁華成敗終歸同途;有的人則更加努力積極,與時間賽跑人生不可白走一遭。因此,有人說,開始時很多活動喜歡請作者去證道,因為他講的內容可以讓不信教的人轉而信教;後來,他們反而怕他講了,因為這些內容,也會讓原來信教的人轉而不信了。
 當年作者倉促赴美,依[[《文學江湖: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四》]]所述當中過程,在美落地時,作者應該有逃出生天的感覺吧。然而,到了美國,作者卻發現喪失了文學創作的能力,後來,聖嚴法師的小冊子當了引子,他閱讀了佛教經典,終就走出來了。這是一段很值得思考的歷程,也是本書的壓卷之作。
 有些篇章在文末附有讀者回響,或許是刊登於報刊網路版上的讀者回應吧。
----
*基度教的兩句名言:『改變那不能接受的,接受那不能改變的。』
*一個孩子,如果因父母放任後來成為學者,他也決不會因為管教而成為文盲,如果他因管教而成盜賊,也決不會因放任成為聖賢。
*有學問的人說,人生是『教育、遺傳、環境構成的三角形。』我們完全無法掌握遺傳,我們又有多大能耐左右環境?只有教育,我們有較多的自主能力。
*前賢勸人行善,但是也暗示善行適可而止,不要越過中線。『升米養恩,斗米養仇』
*有人列舉世上最快樂的人:剛剛完成作品的藝術家,為嬰兒洗澡的母親,挽救了患者生命的醫生,正在用泥巴修築城堡的兒童。
*培根認為讀史使人明智,讀詩使人靈秀,數學使人周密,科學使人深刻,倫理學使人莊重,邏輯修辭之學使人善辯。
*只有讀書可以引人有系統的深度思考,慢慢組織成一個體系。
*好像看戲一樣,我的位子在最後一排,舞臺的燈光也不甚明亮,我沒能看得十分清楚,可是到底也看過了。
*宗教靠殉道者提高,靠妥協者推廣。
*文無自信不立,作家寧可失之於自大,不可失之於自卑。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