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7

王鼎鈞:《怒目少年: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二》

十四歲那一年,作者逃離了家鄉,往當時抗日的後方逃亡,他認識了更多來自四面八方的青年,因此,數十年後,當他進行回憶錄寫作時,材料來源更多了。作者在代序與附錄中敘述了他在收集材料上的努力,當然,很多材料來源『我把它們的名字牢牢記在心裡,寫在日記裡,保存在通信的檔案裡,但是不必寫在這裡。』這個『不必』其實很多是『不能』吧。

八年的對日抗戰,再加上四年的國共內戰,讓中國多數的百姓體會了什麼叫生靈塗炭,也讓少數的中國人賺飽、吃飽,甚至把國本蛀空。撇開海峽兩岸所出版的教科書或宣傳品不談,當時許多人民的痛苦其實來自自己人,尤其是期望它能保護自己,其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保護自己的自己人-軍隊。從許多的文字中,可以看出當時軍紀敗壞,難以想像。軍紀敗壞,失了民心,最後,政客們也失了政權。
讀著讀著,我想起《黃禍》【新世紀版】一書的情節:當兩強發生核子大戰,世界上的極端強權瞬間毀滅,核塵籠罩全球,全體人類無可避免的即將走上滅亡之時,殘存的政治機器能做什麼?小說的安排:政治機器中的良心者將所有軍隊的武器全部銷毀!因為人類即將恢復至蠻荒時代,軍人擁有的武器將對軍隊以外的人類構成毀滅性的威脅!
《昨天的雲: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一》最後,作者逃離家鄉,進入國立二十二中就讀。後來,隨著日軍進逼,學校西遷,學生徒步一千華里至新校區就讀。中間的長途跋涉,作者寫《山裡山外》一書中。然而,抗戰勝利了,忍著、盼著的日子終於到了,許多人認為不必忍了,當時拿來安慰人們忍一忍的諾言或美景都該兌現了。於是,另一場動盪隨之而起。作者的形容是,散了吧,各自回家去吧,自己顧自己吧。可是,故鄉山東已成『解放區』,父親託人帶話『絕不能回家』。卷末,作者離開二十二中,開始另一段的漂泊人生。
檢討任何一段歷史,甚至當時的政策作為,辯護者面對批評時最常用的說詞是,裡面有太多不得已的苦衷,你們不懂!我們當然不懂!但是,誰知道裡頭所謂的苦衷是為公還是為私?如果老是以『資訊不對等』來作抗辯,總有一天反噬自己。
----
*有些中國老人怕回憶,如果他是強者,他有太多的孽,如果他是弱者,他有太多的恥,兩者俱不堪回首。他的回憶錄不等於回憶。
*在中共的統治技術下,只有李陵,沒有蘇武,從臺灣的角度看,他是降將。
*人不是機器上的螺絲釘,人是交響樂團裡的管理員。團員一定得服從指導,但他離開樂團仍然是音樂家。
*天生惡人,就是要他為後世的好人開一條路,那樣的路,好人自己開不出來。
*對老年人,最重要的是肯定他的過去。
*伊藤博文的一首詩,『埋骨何須桑梓地,人間到處有青山。』
*中印公路,又叫滇緬路。它以印度的雷多鎮為起點,所以也叫雷多公路。可是通車之日,國民政府蔣主席給它取了個名字,叫史迪威公路!
*人民的忠誠度越高,執政的人在下達命令的時候越容易掉以輕心、草率從事,統治者個人的權力越大,他的左右親信越容易透過服從的方式竊權自肥。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2.《昨天的雲: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一》
3.《怒目少年: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二》
4.《關山奪路: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三》
5.《文學江湖: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