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7

王鼎鈞:《昨天的雲: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一》

一個人寫作的材料,往往脫不開週遭的影響。而到了某一個年紀,更是會令人想回頭去『真實地』描寫『自己這一輩子』。這是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中的第一部,談他的故鄉,以及少年生活。這些回憶記錄,有許多片段曾在其他的故事中出現,或者說,回憶錄提供了其他著作中諸多故事的『本』,也提供了一個骨幹將各個故事串接起來。
談少年生活,不可能不談到家庭,那個傳統的大家庭,他用一個比喻,生動得令人鼻酸:『大家庭好比一隻貓,努力扭曲身體以各種姿勢去舔掉身上的骯髒,吞進肚裡。』問題是,『貓有能力將肚子裡的汙穢排泄出去,大家庭也有嗎?』除此之外,對於這個大家庭,他說得很少,很少。

光憑作者對於家鄉的這些描述,我們很難想像,家鄉何以會成為作者許多作品的主軸。甚至,在作者的筆調中,我們覺得故鄉的氛圍仍是淡淡的,或許,主要的原因是,不論是避兵災,或是對日侵略者打游擊,一家人仍是在一起的,或者至少是,知道彼此在何處,現今在幹什麼的。這本回憶錄,相較於以這些背景材料為素材所衍生出的作品,竟是那麼的雲淡風輕!難道,文筆與史筆,下筆權衡本就差異鉅大?
生長在農村社會,不僅幹基本的農活比不上人家,連吃飯也被認定『胃小腸細』,比不上莊稼漢,『我究竟能做什麼?』這個問題在作者腦中徘徊了許久不去。他能做一些小巧的玩意兒,想來,卻只能頹然說,『我只能做些無用的事情。』幸好,老天給了他敏銳的感受能力,他看了、聽了,記了下來,後來發而為文,成了一代散文大家。
作者在小序中所說的:『人到了寫回憶錄的時候,大致掌握了人類行為的規律,人生中已沒有祕密也沒有奇蹟,幻想退位,激動消失,看雲仍然是雲,「今天的雲抄襲昨天的雲。」』或許正是當時落筆的心情寫照,或許也解釋了我所好奇的,何以文筆雲淡風輕。
本書初版於1992年,當年作者67歲。
----
*王鼎鈞他的作品,文字魅力來自對文字的不停推敲和試驗,他的作品內容,魅力來自對心靈的啟發。
*競逐名利是向前看,戀念情義是向後看。
*人,從情義中過來,向名利中走去。有些人再回情義,有些人掉頭不顧。
*人到了寫回憶錄的時候,大致掌握了人類行為的規律,人生中已沒有祕密也沒有奇蹟,幻想退位,激動消失,看雲仍然是雲,『今天的雲抄襲昨天的雲。』
*貓,如果身上太髒,它就自暴自棄,任其自然。
*日子過得如同在一燈如豆之下做功課,眼底清晰,抬頭四望昏昏沉沉。
*好形象好品德好到某種程度,大概就不能遺傳。
*基督教的教義裡只有今生永生,沒有前生來世。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2.《昨天的雲: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一》
3.《怒目少年: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二》
4.《關山奪路: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三》
5.《文學江湖: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