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7

王鼎鈞:《有詩》

每一代都有一個代表性的文體,每一種文體都有其規範,在同一種規範下耕耘久了,礦苗漸稀,創作者又努力尋求風華,故而交雜為用。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品,莫不如此。

在文體規則(如平仄、字數)的限制下,創作者必須將其情感濃縮、變形、轉化以求能納入固定的框框中,因此,舊詩詞往往言有盡而情、味無窮,值得再三回味、咀嚼、甚至猜測。

一代有一代的風情,就格調往往無法盡情繪書當代的風華,然而,在規範、框框解放之後,創作者得到了完全的自由,任何人均可以說一是一、說二是二。失了規範、盡情揮灑的結果往往是空泠、浮誇、失焦、文字的堆砌。

對於「美」,人類往往有潛移默化的認定,所謂教條,許多也只是人類經驗的文字以縮短分享的距離而已。因此,要打破現行規則,當然創新可是在追求創新之後,是否帶來多美好的閱聽感受、是否帶給閱聽人更多回味、想像的空間,仍是重點。
我不懂新詩,偶爾也好奇讀一些,但大多雲過不留影,過目即忘。有時候讀完了還得回頭去看看詩題是什麼,如此這般,真是辜負了詩人的嘔心瀝血了。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