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1

夏丏尊、葉聖陶,《文心:寫給青年的三十二堂中文課》

在一些地方看到一些人談到這本書,基本上,語氣都是正面的。讀過一遍後,心得是,夏、葉兩位先生的用心是值得推崇的,內容也是值得一閱的,但是,讀者群設定為『初中學生』(相當於現今的國中生),恐怕很有問題。太多內容不要說是國中生,恐怕連大學生都消化不了。由於是以故事體裁來串起所有的篇章,因此,有些長篇大論居然出之於國中生之口,甚至於閱讀文言文順暢無礙。抗戰前夕的中學生程度真的這麼強嗎?
用故事體裁來寫『指導』類的書是否適當,恐怕見仁見智。例如,有許多觀點在書中是藉由學生於課餘時彼此討論時提出,甚至是閱讀老師指定課外補充教材的心得,這些應該都是相當『專業』的東西,不是生活經驗的分享,也不是一篇文字彼此角度不同的賞析分享,而以這種方式呈現,能代表二位作者的觀點嗎?

從書中介紹的一些名詞,我不禁想起以前國文課受業情形。以前國小有『國語』課,國中才開始有『國文』課。基本上,國文課以文言文居多,偶見白話文的文章,基本上都是很快的掠過,沒花太多時間。大部份的上課時間都是在解釋和翻譯文言文,至於文章的欣賞或是寫作技巧,只有在『題解』的部份三兩句話帶一下,這個話題似乎是上不了講台的。但是,至少,沒有談過文法以及修辭學。現在看國小的教材,已在教授文法和修辭學,真是令人想幫都不知如何幫起。而在本書中,也談了不少文法名詞和修辭學,顯然,在他們那一代的中學國文課是有這些東西的,到我們這一代被拿掉了(或是被授課老師略掉了),而現在這一代又把它拿上檯面列入重點了。要不要在中小學教這些東西,想必(甚至應該要)有一番論戰吧。更何況現在是往前到小學去了。

這本書在台灣紅不起來,應該還有其他因素吧。書中故事的背景結合時事,因此,有些地方提到人民民心沸騰要求抗日,而當局卻是不抵抗一節,在當時一些人眼中,應該相當刺眼才是。更何況書中還有意無意的推崇勞動神聖,更會令當時的一些人神經緊張。
----
*學中文絕對不只是為了考試,它的價值更在培養我們對世界的領受和感知能力。
*我以為整本《文心》在講述『讀』與『寫』時,念茲在茲的就是『生活』。
*我為文學已經付出那麼多代價,好比由小沙彌到老和尚,即使西天無佛,也得修行到底。
*過河卒子不能後退,但是可以左右橫行。
*《四書》在我國和西洋基督教的《聖經》一樣,說話作文時,常常有人引用。
*用譬喻來說,《論語》、《禮記》是一堆有孔的小錢,哲學史中關於孔子的部分是把這些小錢貫串起來的錢索子。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