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1

南懷瑾,《論語別裁》1

說來有點諷刺,高中時,對於那幾本《中國文化基本教材》頗為感冒,除了生吞活剝硬背下來,實在也沒有什麼辦法。現在卻開始花時間把它從頭到尾仔仔細細的讀一遍,難道人到了一定的年紀就喜歡做些具有考古味道的工作?

記得1990年代初曾和電信局的幾位大哥到日本參訪,其中一個單位是其創辦人接見,年已80有餘,桌上放了一顆衛星模型,這是他設計的衛星,他用這顆衛星提供跨越整個日本的補習教育。他也寫了一本書,闡述他對遠距教育的看法,扉頁他用中文端正的寫上『敬獻╳╳╳君』。據說,他還會印製《論語》送人。
有幾年我一直在想,出國訪問時,用宣紙印刷,古法裝訂的《論語》搞不好是一個很好的伴手禮。可惜,能接受這種禮物的長輩大概也都凋零殆盡。
剛上大學時便聽說了這一部書,隔壁寢室的同學更是立即購來一部,快速K完。我則是年近50才買它,再放個幾年,今年才開始立志起把它K一遍。
和其它注釋本不同的是,作者主張整部《論語》是整體一貫的,不可以分開的,每篇都是一篇文章。而其它版本則是將它視為一個『語錄』,一條條語錄間是沒有關聯性的。
基本上,作者談的是他對於《論語》這本書的理解,雖然是依照原書的章句次序進行,但對於個別字眼並沒有特別去講解,與注釋、翻譯本是全然的不同。
幾千年下來,幾經抄寫、刻版、竄改、錯簡、編輯等等影響,誰也不敢說怎樣的本子才是『最正宗』的版本。甚至,哪一版本才是最接近孔夫子的理念,也可以考據大戰。只是這些考據對我們而言,可能意義不大。說經者喜歡怎麼說,都好,說得圓得起來就可以。
本書首印於1976年,30餘年下來,內容不知有否修訂過,有些地方倒是留下十足的時代痕跡。例如,『總統』和『總理』上面都還會空一格表示尊崇。老實說,有點礙眼。
聽人講經典,或是參與經典的讀書會,最大的困惑是花太多的時間在感嘆,感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感嘆現在的年輕人觀念偏差,眼高手低;感嘆這麼好的文化遺產沒有人重視。總之,越聽越消沉。作者沒有這麼嚴重,但也花了不少力氣說:這個是很好的、這個是一定要讀的、這個將來一定要恢復的,似乎也脫不了那個窠臼。
斷斷續續讀了半本,拉拉雜雜先記下一些想法,以免忘記。全部讀完時,或許又會改變也說不定。那也不錯,會改變才表示有成長。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