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08

裸退的智慧


前一陣子電視台訪問王俠軍,其中記者談到,據說當年離開琉璃工房時,以前在那兒的作品、股份完全沒帶走。他只簡單的回答,是的,我們一向如此處理,這樣才會快。然後就切換至另一個話題。

  數年前我離開一個素以財大氣粗聞名的單位,在任的最後一天,我銷毀所有的文件(紙本、電子檔),不可能留給他人績用的東西(例如,水杯或紀念品)則一概丟棄。離開後,未曾再和該單位有過聯絡。只有兩次在網路上看到長官丟失其位時,去看了看他,在他的「新」辦公室坐了坐。
  多年過去了,如果有人說,你在某單位待過,這個東西你應該很熟,是否請你表示一下看法?以往,自認為是樂於分享,如今,實際檢討,時過境已遷早已不見得有用。孟子說的,人之患在好為人師啊。
  不幸的是,這些年我常收到的要求是:你人頭熟,他們這個課很貴,是否幫我打個電話?你人頭熟,請你打打電話幫學生募款。諸如此類的。這些要求令人生氣。
  當別人老是談你在以前的位子時,其實有幾層含意:

  1. 你沒有什麼專業成就,唯一就是當時佔到位子而已;
  2. 你離開該單位迄今沒有任何成就可言,談你以前的位子已經給你面子。

  所以,當別人老是提起你以前的位子時,其實不是恭維,而是一種瞧不起。至少,我是這麼認為。談王俠軍,可以談琉園,可以談白瓷,有人會談琉璃工房時期的王俠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