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1

班傑明.富蘭克林 Benjamin Franklin,《人生看漲!幸福的黃金筆記本》

富蘭克林在其自傳第10章中提及,自1732年起,他開始出版《窮理查的年曆》( Poor Richard's Almanac ),持續達25年之久,受到極大的歡迎,每年售出1萬冊之多,由此得到極大的利潤。同時他也指出,當時的賓州幾乎每戶人家都會買上一冊,而且對其中許多人而言,這是他唯一的一本書。於是,他希望藉由這本深入每個家庭的書來進行社會教育的工作,也就是向他們灌輸一些美德的觀念。他的作法是利用書中的一些空白處摘錄一些格言、諺語,或是生活智慧。這個作法讓他的書與眾不同,因而更加受到歡迎。

1732年距今已是二百多年前的事了,曆書上的記載如今看來也是陳年往事,倒是當年為了補白所加上去的這些格言摘錄,反而反應了當時人們的生活智慧以及社會價值,因而值得人們回頭去看他。本書便是收錄1733年至1758年各年曆的格言,以及當年刊首的序言。書中以中英對照的方式分門別類的列出許多格言,可惜許多英文在字典或文法書中不是會被標上【文】,就是標上【古】,並不好讀。

有意思的是各年刊首的序文,前面幾年幾乎都是攻擊競爭對手,用紳士的口吻與風度詛咒對方早死,並表現出對方果然已死而不加理睬,吵架功夫真是一流。由此可見當時出版曆書的人似乎不少,而且彼此競爭,相互攻擊。
在日記本、日曆手冊、甚至桌曆上,有些出版商也會在邊邊角角的地方印上一些格言,除了做點社會教育,也可以讓社教單位更樂於採用吧。在高中畢業那一年,我才正視它們的存在,而且充分發揮其效用:畢業紀念冊題詞。有些格言還是英漢對照,對於想賣弄英文的人來說,更是好用。

當然,所謂格言,其內容精義甚至適用性是與時俱移的,許多嘲弄女性的話語不僅與現今形勢實情脫節,最好別用。有些則是當作俏皮話,笑笑即可。而且,這些文字大都沒有出處,有可能也是出於特定作家之手。例如,王鼎鈞就曾被稱為『鑄造警句的漢子』,因為其著作中,常常出現值得劃線、抄錄、或引用的詞句。但我相信,應該還是有另一批人專門以訂定幾個要、幾個不要,或是編造『有恆為成功之本』等等條文為職志的作家存在,只是他們的名號都被湮沒了。

*痛飲眨眼三百杯,掏錢卻要找三天。
*女人、訪客、下雨天,只要三天,就讓人打心裡生厭。
*小心在意回鍋肉,莫要輕忽宿敵來低頭。
*藉酒可以找靈感,最終還得靠水清醒定方案。
*法網恢恢,卻像蜘蛛網只顧抓蒼蠅,任憑大奸大惡溜過大眼睛。
*窮人奔波求填肚,富人奔波卻是為了騰空肚子裝食物。
*國王的起司有一半浪費在把皮給削掉;不過沒關係,削的都是民脂民膏。
*對上級謙卑是責任,對平輩謙卑是禮貌學問,對弱者謙卑則是高尚人。
*夾在兩名律師中間的鄉下人,好比魚兒放在兩隻貓中間沒得翻身。
*吝嗇鬼的起司最有益健康。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